分享

                    宋代瓷器銘文款識解讀(三)

                    2020-08-31  新用戶19382196   |  轉藏
                       

                    解讀內容:

                    ①甲、乙、丙、丁

                    ②內府、御制

                    ③修內司、修內司窯

                    前言:

                    五年前,面對具有銘文款識的器物,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去查找文獻記載,因為有銘文文字對應,陋以為可以輕松解讀之。

                    后來看了《汝窯雅集》《哥窯雅集》,我又慶幸沒有文獻記載未必是壞事,因為這二本雅集的研究結論,均是史載文獻的結論,卻與現存民間的汝、哥器物風馬牛不相及。

                    再后來,我就調整思路,以史物為準繩,認定史物本身就是'文獻',史物本身就是'窯址',史物本身就可以證明'本身'。

                    本解讀呈現的《(乙字款)皇祐元年開寶寺享用》銘文款識器物(圖例)的人文元素已非常豐富,它直證了'甲乙丙丁'款識的來龍去脈,這就是'史物本身可以證明本身'的乞巧所在。

                    一,甲、乙、丙、丁銘文款識汝窯器物,鮮見于兩地故宮博物院的收藏,其中部分為乾隆皇帝后刻款。無論是故宮的解讀,還是乾隆爺的解讀,筆者均不以引證或引用;道理很簡單,他們的研究結論并非是筆者的研究結論;他們的認知也并非代表筆者的認知;就象從滿腹經綸的文獻史載中推導出汝窯只燒造了二十幾年,汝窯器物存世量只有67件半的荒謬結論,如今卻被民間普遍認為是無知的笑話一樣,筆者忐忑文獻的引證還不是抄來抄去那么簡單,引證不當會鬧出'吃史(屎)'的惡心結果。筆者篤定萬物皆有道法,'甲、乙、丙、丁'自有'甲、乙、丙、丁'的道法。

                    首先,'甲、乙、丙、丁'始見于華夏民族天干地支的文字符號系統中,幾千年來,天干地支文字符號(亦是數字符號)系統從末單字符使用過,因此可以結論宋代出現的'甲、乙、丙、丁'銘文瓷器款識,與天干地支文字符號使用系統沒有關聯。

                    《辭源》釋解:從遠古到《楚辭》《漢書》上,'甲'字的運用變化釋義為'首位或第一'。

                    《辭源》釋解:'乙'的釋義在《漢書》里,直接考證出'甲乙者,若今之第一、第二篇耳。'

                    '丙、丁'之考所近雷同,亦可例為數字序號。甲、乙、丙、丁者,單字符關聯使用之,則可視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到唐朝詩人崔顥的《長安道》:'長安甲第高入云,誰家居住霍將軍。''甲第'一詞的出現,才在后世的解讀里增加了'一等'的釋義;那么,北宋的'甲、乙、丙、丁'銘文,是否與北宋朝的一等內侍、二等內侍、三等內侍、四等內侍有關聯呢?

                    不急著給出答案,讓我們先來看看史物的屬性及人文內涵,究竟表達了些什么信息?

                    北宋'甲'字款圓洗,亦可視為盤,日常生活使用器,灰青釉屬于北宋所有汝窯口最普通的釉色,如果不具《甲》字銘文,可視為汝民窯器或普通百姓生活日用器。

                    北宋'乙'字款碗,亦可視為盤,日常生活使用器,疑似末經素燒的汝窯器物,假如不具《乙》字銘文,此器一文不值。

                    北宋'乙'字款,銘文:《皇祐元年(1049)開寶寺享用》。

                    這是一款《天青釉扣金棒槌瓶》器物,屬于皇家寺院陳設或觀賞器,這里的'享用'二字的銘文,有特許或允許之含義。

                    開封開寶寺是北宋著名的四大皇家寺院之一,所有皇家寺院只承辦皇帝祭祀活動,非祭祀活動時間,由內府二等內侍管理日常雜事,'開寶寺享用'實際上就是管理者(二等內侍)享用,所以底款銘文為《乙》。

                    這件'乙'款銘文瓷器出現在皇家寺院,直證出'甲乙丙丁'銘文款識器物系與皇宮有直接關聯。

                    北宋'丙'字款水仙盆或貓食盆,'貓食盆'名稱較為妥貼,因為喂養貓咪之類雜務,確系內侍之責。

                    北宋'丙'字款碗,粉青釉,日常生活使用器,銘文刻書方式疑似與宋哲宗元祐皇朝紀年其它汝窯器物刻書方式一致。所謂銘文刻書方式與皇朝紀年沒有關系,確與內府'文思院'刻書藝匠有直接關聯,這就是我們常見窯口不同,但瓷器銘文款識卻相同的原因。

                    有關'天青為貴,粉青為尚…'的史載記述不可置信,因為河南境內上百窯址均發掘出這二種釉色的器物,連不入流的地方小窯口都燒造的釉色,筆者研究心得斷語:沒有'貴、尚'可言。

                    '丁'字款蓮瓣碗,疑似南宋器物。(此器留待解讀南宋器物時一并解讀之)

                    從上圖例我們不難看出,'甲、乙、丙、丁'者均為碗、盤、碟、洗之類生活日用瓷器,而且民間收藏'甲乙丙丁'銘文款識器物者,除少部分觀賞器外,大多是類似生活日用器物,要知道'生活日常用瓷器'是不允列入祭祀類禮器的,這說明'甲、乙、丙、丁'是四個不同的部門使用的生活器皿。

                    從《宋史》、《宋會要輯稿》、《明會要》及清三代大內內侍規制,筆者追索出'甲、乙、丙、丁'銘文款識,與其字符含義相對應的部門,只有內府之一等內侍、二等內侍、三等內侍、四等內侍相吻合。雖然只見清代文獻記載,但不能說北宋代不存在,筆者在長達三十多年的宋瓷研究中,發現一個苦思不解的玄秘,那就是凡涉皇宮內府文獻史載之層、代'會要',均有缺失,比如由皇宮內府主導的所有窯口事宜(修內司是內府下面的一個部門),均不見記述。慶幸的是,還有許多史物在'地下'封存,遲早會見天日,筆者堅信揭秘之日可期可待。

                    皇宮內侍制,從秦朝的'士人'到漢代《漢書-金日?傳》的'世名忠孝,七世內侍';再到唐代《通典》:″大唐武德初,內侍皆用宦者。'內侍的變化已面貌全非。到宋代宋太宗皇朝紀年,隨皇宮內封建等級的細分,其內侍等級亦自然形成,具體'等級'推演如下:

                    ①皇帝、皇后身邊內侍為一等內侍;

                    ②皇家寺院內侍為二等內侍;

                    ③皇族直系族人之殿(宮)(如奉華殿)內侍為三等內侍;

                    ④后宮嬪、妃內侍為四等內侍。

                    問題來了,這些內侍是一個龐大的人群,有固定的作息房間,免不了吃喝拉撒基本需求,而皇宮內所有陳設、使用的器物要么御用,要么御制、御賜,內侍是不得動用的,于是乎,等級差異的內侍(含宮女)使用之器物就有了'甲、乙、丙、丁'的歸類,值得說明的是,雖然器物有甲乙丙丁分類,但器物的燒造質地沒有分類。

                    上面史物圖例,分屬不同紀年器物,但它們都具有青釉及滿釉裹腳支燒(汝窯)的共同特征,這個特征正是北宋朝'日常生活用瓷器'的特征,也直證出'甲乙丙丁'銘文款識器物,是以'日常生活用瓷器'為主的銘文款識器物;兩地故宮館藏'甲乙丙丁'銘文器,可以直證之。

                    既然是以'日常生活使用'有關,那就牽扯使用人員,使用人員就牽扯使用人員所在部門或崗位,值得斷語的是,'甲、乙、丙、丁'單字符銘文不會泛指'某個人',而是系指與字符演進脈絡有關聯的'數字排序部門',這就是筆者粗斷一、二、三、四等內侍的邏輯依據。

                    [傍證(寺內內侍)]筆者記起《宋瓷軼事》里有關北宋銘文款識器物燒壞了怎么處置的記述,'內府遣修內司悉數收聚,交寺內內侍擇地掩埋。'這里的'寺內內侍'疑似指皇家寺院商丘清涼寺內侍,因為書中隨處可見'清涼寺'三字;'寺內內侍'亦佐證了皇家寺院有專門的內侍人員管理。

                    二,內府、御制、修內司、修內司窯

                    筆者為什么要把內府與修內司銘文款識放在一起解讀?這是因為它們都是皇宮內的'內官'部門;內府是皇宮內最高的'內官'管理部門,有時皇帝的作為都要依托內府名義施行,內府統管如'甲乙丙丁'及'修內司'等,內府不止管人、管事這么簡單的工作,皇宮所有的大事件,都與內府有直接勾當,《宋史》、《宋會要輯稿》均有詳盡記載,在這里不作轉抄。

                    用現代體制打比方:內府相當于'中央辦公廳',而修內司則是僅屬于中央辦公廳下轄'后勤保障部門'。

                    實際上內府才是左右瓷器燒造的主,修內司不過是掛名而已,皇宮編制中,還有二個部門直接與官窯瓷器燒造有關聯,一個是管財(銀兩)、物(貴重釉料及金銀玉石材料)的'宣徽院',另一個則是主導燒造技藝、制作技藝、藝術包裝(裝飾)的'文思院',修內司的作用僅僅是窯口與相關部門的銜接,財、物、料的輸送及器物歸類、發放、登記、注冊等管理。宣徽院、文思院均有自已《宣》字款《文》字款專屬銘文器物,我們看到的所有北宋瓷器的官窯口不同,但銘文款識或刻書方式相同,這都是文思院的'杰作';同時亦是宋代320年部分官窯口器物之工藝、技藝有序不變的原因。以后待《文》字款收集或收藏到以后,再作專文詳盡解讀之。

                    《宋史》、《資治通鑒》、《宋會要輯稿》等文獻無法查證宋代瓷器的運作過程之史實,就是因為官窯瓷器事關皇宮、皇族及皇帝本人,這從筆者《頭條》已論述的宋太祖《宋煌官窯》以及宋太宗繼承皇位后的改名'趙炅'的史實上可見一斑,傳說宋太宗:'大宋即火宋,火宋即炎宋,炎之大宋宜火興朝'的口諭,還不是空穴來風;'炅'為火上的歲月之意,北宋朝方興未艾的、層出不窮的窯口以及官窯瓷器,既是注解,亦是相互印證。

                    《內府》銘文款識器物,較之于'甲、乙、丙、丁'銘文款識器物,要高等級得多,幾乎與'御制'級別的器物不相上下。

                    《內府》銘文款識,紅釉七彩光,系釉料+火控變化的杰作,首創源自唐未、五代的陜西銀光窯,宋徽宗朝的內府御用(張)瓷官解決了稠釉(厚釉)七彩光燒造工藝,與之前的薄釉七彩光相比,更具彩光變化和立體感。

                    《內府》器與《御制》器不相上下,可以直證《內府》級別的高貴。

                    《御制》銘文器與《內府》銘文器不相上下相互印證。

                    《修內司》與《修內司窯》實則上是一回事,具體解讀見下面圖例文字:

                    北宋《官窯(修內司)青釉鱔血紋理海棠撇口瓶》,此器物在官窯瓷器里亦算得上官窯頂級器物,通高三十公分,是北宋標準的'觀賞+使用器'尺碼。

                    《修內司》銘文既不能做祭祀器,亦不能作賞賜器,為什么一個內府下轄的二、三級部門,會有如此高規格的器物呢?

                    這應了'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的《斷句》斷語;修內司穿梭于燒瓷各部門之間,人情事故自然深厚,先得此器具以銘文,以'公用'為法理,自是無可挑剔;《修內司》與《官》款銘文器,同屬官家用器寓意,所不同的《官》是所有衙門通用,而《修內司》則是修內司衙門獨享,別無它讀。

                    南宋《修內司窯》的來歷是個簡單的歷史過程,高宗南渡后,劃撥了杭州鳳凰山老虎洞一帶一塊5平方公里的地皮給內府,用于建造皇家御玩場所,內府就又劃拔給了修造宮、殿的職能部門一一修內司,后來由于經費遲遲不到位,修造之事便被擱淺了下來,當時由于(南)宋金戰事頻繁,北宋官窯口大部停燒,即便不停燒,器物也輸送不過去;原南邊官窯口僅剩郊壇下官窯,遠遠不夠滿足新立皇朝的瓷器需求,于是高宗帝便諭旨修內司置窯燒器,因為地盤是劃撥修內司所有,故為《修內司窯》。這與現代國家劃撥土地給中央企業相同,企業有專屬使用、命名地上建設物的權力。

                    修內司窯是皇朝的財產,《修內司窯》銘文款識器物亦同樣不能做祭祀禮器與賞賜禮器,《修內司窯》與《修內司》使用屬性相同。

                    此器屬于南宋中晚期器物。

                    三,本節(三)結束語

                    ①銘文款識,是官窯瓷器燒造歷史的'附著物',銘文款識與官窯演進脈絡可互為追問;銘文款識可以直證官窯演進歷史,反之官窯演進歷史,亦可印證銘文款識的真實出處。這是筆者《宋代瓷器銘文款識解讀》成文的原因;

                    ②筆者在前言里'史物本身就可以證明本身'的觀點,希望民間收藏朋友,自己潛心于自己的收藏品研究,用自己爛熟于心的藏品特征、人文元素,去踐行'史物本身可以證明本身'的觀點。你是你收藏品的唯一'話語權'人,你能行!

                    ③歡迎宋瓷收藏愛好者,對筆者的銘文款識解讀,提出寶貴意見,謝謝!

                    本節(三)銘文款識解讀完畢,謝謝閱讀!

                    (末經允許引用者,筆者保留追訴的權力)

                    @古瓷探史 :明友許?原創

                    2020/7/21于遵義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