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徵明的逆襲:8歲不會說話、30歲屢試不第、90歲成一代男神

                    2020-09-15  菊齋   |  轉藏
                       

                    稀奇山、停云生、衡山居士……

                    都是區區在下吶!

                    處暑已經過了,

                    天氣涼快了,

                    好出去玩了……

                    “這時候的石湖可涼爽了,約不?”

                    “如果去城外太遠的話……去天民兄的滸溪草堂成不成啊?很久不見天民兄,我可有點想念他(家的私房茶)了……”

                    “要不你們過來玩也成啊……”

                    一起玩的人,就這樣都被畫進了畫里。

                    文徵明的畫里,

                    沒有憤怒,沒有悲傷,沒有狂喜,

                    沒有宗教情緒,也沒有哲學思索。

                    只有閑適的小人兒,在山水間逛吃逛吃。

                    和其它山水畫里作點綴的小人兒不同,

                    他的小人兒是活潑潑的,好象就在畫里生活,一看就讓人歡喜。

                    這些小人兒,就是他自己啊,

                    就是他的朋友們,

                    就是他的閑適的生活。

                    他就這樣舒舒服服地活到了九十歲。

                    九十歲的他,

                    和沈周、唐寅、仇英

                    并稱畫史上的“明四子”;

                    和祝允明、唐寅、徐禎卿

                    并稱詩史上的“吳中四才子”;

                    和祝允明、王寵

                    并稱書法史上的“吳中三子”;

                    詩文書畫無一不精,人稱是“四絕”全才。

                    所有曾經笑他笨、懷疑他智障的人都沒熬過他……

                    我年少時看《射雕英雄傳》,有時候忍不住疑心,金庸寫郭靖這個人,是不是照著文徵明的模子套出來的。

                    他們都很笨。

                    郭靖6歲才會說話對不對?

                    文征明比他還猛。書上說文徵明2歲不會說話,6歲站立不穩,8、9歲了還口齒不清,11歲才學會好好說話……

                    ——一個官宦人家的孩子啊,駱賓王7歲就會寫“鵝鵝鵝”了啊,孔文舉10歲就懟死大夫陳韙了啊。

                    26歲開始,文徵明去參加“歲考”,一直考,考到53歲,整整27年啊,交過10次答卷,一次也沒考上,一直都是個秀才身。

                    怕是親戚們都在暗地里偷偷嘲笑這個笨孩子吧。

                    然而他有個很了不起的父親,這父親不但放任兒子,不著急,不打罵,而且篤篤定定地說:“兒幸晚成,無害也。”又說:“子畏之才宜發解,然其人輕浮,恐終無成。吾兒他日遠到,非所及也。”

                    ”我爹說得不錯呦,真是個大預言家。“

                    這個子畏,就是唐寅唐伯虎。

                    郭靖有個同年生的發小楊康,文徵明就有個同年生的發小唐寅。

                    楊康聰明得不得了對吧。唐寅也是那種聰明得氣死人的小孩。平時貪玩不做作業,一旦正經考起試來,就是學霸。他16歲就考中蘇州府秀才第一名,四海轟動,29歲又考中應天府舉人第一名(解元),讓人覺得,過完年中狀元簡直是分分鐘的事。

                    然而,文徵明的這個發小,唐寅,命運和楊康一樣一樣的!前半生得意無比,后半生潦倒落魄得你都不敢相信,最后抑郁,失落,卒。

                    幸而唐寅還有文徵明這個忠厚木訥的發小,唐寅得意的時候文徵明不嫉妒,唐寅倒霉的時候,文征明不嫌棄,千方百計鼓勵他振作。

                    唐寅55歲就死了。唐寅死后,文徵明還活了很久,無論是聲名還是成就,都把比他聰明得多得多的唐寅甩了幾條街,他90歲死時,已然是畫史上的“一代大宗師”、書法史“明朝第一人”。

                    文徵明–溪山幽居圖(山莊客至圖)

                    (1552年83歲,遼寧省博物館)


                    文徵明–琵琶行圖(局部)

                    (1558年89歲,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笨小孩文徵明是怎么逆襲成功的?

                    無他,老實耳。

                    文徵明身體力行地解釋了一句老話:老實人得天下。

                    19歲,文徵明在蘇州官學讀書,字寫得很差,老師給他的評級是三等……文同學被刺激到了,決心挽起袖子,天天臨寫《千字文》,數量是——每天十大本(寫過字的你們應該曉得,這是一個什么概念)。

                    老實人認死勁。文小同學把這個晨起練字的習慣一直死死保持到文老太爺,九十歲仍能寫精整爽利的蠅頭小楷。

                    文徵明–小楷跋萬歲通天帖(局部)

                    (1557年88歲)

                    平時他寫書信簡札,都用蠅頭小楷來寫,筆畫細若毫發, 結體工穩停勻。如果寫錯一點,就一定重寫。

                    旁人看了都覺得麻煩,勸他說:“看得懂就可以了,何必這么費事呢?”

                    他們并不曉得,文徵明寫的,不是信,是作業……

                    從22歲開始跟南京太仆寺少卿李應禎學書,再加上這樣的老實死磕,沒有幾年,文徵明的書法就遠近聞名了。

                    文徵明–小楷琴賦(蕉石鳴琴圖跋 局部)

                    (1528年59歲,無錫市博物院)

                    溫潤秀勁,法度謹嚴,意態生動。

                    哎這樣的字真的是,任誰看了也要心生歡喜的吧。

                    當然文徵明不只會寫小楷,他兼善篆、隸、楷、行、草諸體。他狂起來的時候是這樣子的:

                    文徵明–草書湖光披素練詩卷(局部)

                    (1529年60歲)

                    縱逸遒偉、靈動激蕩,點畫蒼勁有力,結體開展奔放、張弛有致,氣貫神溢!

                    很有點老夫偶發少年狂的感覺有木有。

                    不過文徵明到底是內斂的性子,沒有像他的老師沈周那樣,一路向粗頭亂服狂奔而去……

                    沈周自中年以后,愈來愈粗放,“細沈”就沒有再回到“粗沈”過,文徵明不一樣,時而粗,時而細,“細文”“粗文”交替出現,青綠水墨輪番上陣,工筆寫意任性切換,人物山水樣樣皆能……所以明四子中,只他與沈周并駕齊驅,繼沈周之后成為吳門領袖,長達50年之久。

                    19歲學畫,20歲拜在沈周門下,90歲寫著字忽然仙去,70年啊,手里的筆他就沒有停下來過。

                    文徵明–雨余春樹圖

                    立軸  紙本設色  94.3 x33.3厘米

                    (1507年38歲,臺北故宮博物院)

                    《雨余春樹圖》是他早期的細筆佳作。

                    這一年他38歲,受沈周影響尚深。

                    全圖師沈周青綠山水法,以赭石染平臺山坡,以赭墨分面,再以青綠分染,皴少染多,層次分明。人物林木用筆尚稚拙,但已呈現出清雅的面目。

                    這是他送給北上友人瀨石的留別之作。


                    文徵明–湘君湘夫人圖 

                    立軸 絹本 設色  100.8 x 35.6 厘米

                    (1517年48歲,北京故宮博物院)

                    這一卷《湘君湘夫人圖》寫于1517年他48歲時

                    文徵明畫人物很少很少,這一回,他原本也不想自己畫的。仇英從太倉來,文征明請他畫一幅湘君湘夫人,好送給王寵。

                    仇英畫是畫了。

                    可是,老文不滿意啊!

                    他重新畫了一張饒有“古意”的。

                    畫面上湘君、湘夫人一前一后,前者手持羽扇,側身后顧,似與后者對語,風神意韻,直越元明而遠追東晉顧愷之。

                    (顧愷之的畫,晉人的評價是:“有蒼生以來所無”……)


                    文徵明–林榭煎茶圖 

                    (天津博物館)

                    手卷  紙本設色  28.6x238.5厘米

                    《林榭煎茶圖》卷尾署"徵明為祿之作","祿之",是蘇州著名書畫家王谷祥。

                    這是文人雅集、唱和酬酢留下的印記。在文徵明多年的生涯中,文人雅集、唱和酬酢可是很重要的。

                    此畫介于粗細之間,粗的地方疏朗開闊,細的地方筆墨精到,不遺余力,山石畫法尤吸人眼睛,花青、赭石色染后,焦墨干筆反復皴擦,墨色濃重。正是亦粗亦細,工寫結合,好一番收放自如。

                    文徵明–仿趙伯骕后赤壁賦圖 

                    (1548年79歲,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館)

                    79歲,文徵明給徐畫了《仿趙伯骕后赤壁圖》。

                    說起來唏噓,徐縉收藏有趙伯駒《后赤壁圖》,官吏索取獻給嚴嵩之子世蕃,徐縉不愿給,文徵明勸他不要因此惹禍,就為他畫了這一卷青綠仿制品。

                    說是仿自趙伯駒,然而畫中色調的處理,青綠的鋪陳,濃而不膩,已然是元代以后文人青綠山水的畫法。在儂麗的色彩中,別有一番文徵明自己的淡雅風致。

                    文徵明–玉蘭圖卷

                    (1549年80歲,美國大都會博物館)

                    80歲時的《玉蘭圖卷》,是文徵明在庭院漫步,突然聞到了沁人心脾的花香,于是畫興大發,“戲筆”而作。畫法依然秉持了文征明擅長的工筆和寫意相結合的畫法,這是陳淳和徐渭大寫意花鳥畫的先河。

                    文徵明–桃源問津圖卷(局部)

                    手卷  紙本設色  23x578.3厘米

                    (1554年85歲,遼寧省博物館)

                    1554年,文徵明85歲。不僅沈周已經謝世多年,而且唐寅和仇英也相繼故去。

                    文徵明用沈周處學來的粗筆法畫了這卷《桃源問津圖》。

                    雖是粗筆,然而細加端詳,亦是格外嚴謹,絕無流俗之筆——蒼勁渾厚而不失溫潤,粗而不怪,簡而不率,筆墨沒有干枯狂燥之弊,勾皴點染巧妙地運用了書法用筆。

                    這是文徵明粗筆山水的高超過人之處。

                    上圖:文徵明–幽蘭(1527年58歲)

                    下圖:文徵明–墨竹(1558年89歲)

                    文徵明的蘭竹也負盛名。他畫蘭,取趙孟堅的繁與鄭思肖的簡,合二為一,并糅以自己高超的書法線條,通過變化莫測的提按,將蘭草的飄逸、婀娜、剛柔、翻卷表現得十分傳神,迎風絕塵,滿紙幽香,令人驚嘆。他的竹也與前人不同,銳利勁挺,不求其秀,人稱“喜氣寫蘭,怒氣寫竹”。

                    當然,人家文徵明娶的媳婦,她外公是夏昶啊。

                    夏昶以畫竹聞名,他的竹子在當年就賣得很好,還在活著的時候,就有“夏昶一箇竹,西涼十錠金”之謠。

                    文徵明的楷書和竹子,大概多少跟夏昶是有關系的。

                    話說回來,文徵明再會娶媳婦,我們也學不了啊。

                    我們可以鼓勵自己學的,好象就是一天十大本……

                    看看上面的小楷、行草、細文、粗文、亦粗亦細文、青綠、花鳥、蘭竹、人物……是不是覺得很勵志。

                    如果連這也學不了……好吧,好象只能跟文徵明學逛吃逛吃了

                    文徵明畫里的這些逛吃逛吃,我超級喜歡。

                    文徵明–關山積雪圖

                    (1528年59歲  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館

                    雪白假期之山中歲月。

                    1528年,文徵明59歲,這年冬天,他和王寵借宿在蘇州上方山的楞伽寺,那年蘇州下了很大的雪,“積雪盈尺”,王寵不知道是不是有備而來,“出佳紙索畫”,文徵明本來就愛雪景,欣然從命,乘興作《關山積雪圖》。

                    文徵明–惠山茶會圖

                    紙本  設色  21.9×67厘米 

                    (1518年49歲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一日游之無錫惠山泉。

                    無錫惠山有個“天下第二泉”,是唐代的“茶圣”陸羽評定的,認為這泉水煮出來的茶特別好喝。

                    文徵明很愛喝茶。

                    1518年清明時節,正是新茶上市的時候,文徵明與好友蔡羽、王守、王寵、湯珍等人跑到無錫惠山,在山麓的“竹爐山房”取泉水烹茶,吟詩唱和,留下一段佳話佳畫。

                    茅亭泉井旁,文徵明和友人席地而坐,一個展卷頌詩,一個聆聽;茶幾上放著各種茶具,幾個茶童,有的備茶,有的照顧茶灶,山路上還有人迤邐而來。

                    明人飲茶成風。文徵明更是畢生嗜茶,常以唐代的盧仝自況,詩文書畫四絕中,傳世的茶詩、茶畫不計其數。

                    文徵明–品茶圖

                    (1531年62歲,臺北故宮博物院)

                    來來,一起到我的山中茶室喝個茶。

                    “山中茶事方盛,能飲一杯無?”

                    1531年谷雨過后,文徵明在林中茗舍煮茶接待陸子傅,茅屋正室中內置矮桌,桌上只有一壺二杯,主客對坐,相談甚歡。這便是文征明、陸子傅二人。

                    陸子傅就是陸師道,這年大概二十歲,和文徵明亦師亦友。

                    這個草堂,是文徵明常與好友聚談品茗的地方,“以斗室相傍山齋,內設茶具,設一童專主茶役,以供長日清談”——頗符合文徵明對茶室的要求,在這里讀書看畫,寒宵獨坐,接友待客,長日清談,真真美事。

                    文徵明–滸溪草堂圖

                    紙本 設色  26.7×142.5厘米

                    (1535年66歲 遼寧省博物館藏)

                    滸溪草堂之常常去玩。

                    這幅圖畫的地方,是沈天民的滸溪草堂,文徵明經常和友人在這里雅集。

                    沈天民世家滸墅,后來雖生活在城區,但仍不忘先祖的桑梓生活,便在城中修建草堂,取名為滸溪。

                    沈天民好客,于是家中常常高朋滿座,看,有人已經坐下來和主人聊天了,還有人在過橋,有人乘舟而至……

                    文徵明–真賞齋圖

                    紙本  淡設色  28.6×79厘米

                    (1549年80歲  上海博物館藏)

                    華夏家的霸氣雅集。

                    雖然還是有茶童,不過,到真賞齋只喝茶就真的太浪費了。

                    華夏是江南重要的收藏家,人稱“江東巨眼”,真賞齋是他隱居無錫時在太湖邊蕩口鵝湖東沙涇造的私家齋園,藏有諸多法帖名畫、金石鼎彝當時名流幾乎都去過他的住處作客,其中沈周、文徵明、祝枝山更是常客。

                    注意看中間這張,這次在書案上展開的,沒有萬兒,也有八千唄。童子手里還捧了一卷物事。左室無人,滿滿當當的都是書籍簡牘。

                    (……話說我也好想有這樣的壕友人)


                    文徵明–游吳氏東莊圖

                    紙本  設色  73.2x34.6厘米

                    (1513年44歲)

                    到東莊過個故地重游的初夏。

                    1513年五月初六,大約端午前后,文徵明與吳爟蔡羽錢同愛湯珍王守王寵、東禪僧德璇八人同游東莊。

                    東莊是吳寬父親吳融在門內的別墅。

                    文徵明跟吳寬學文,跟沈周學畫,而沈周和吳寬呢,一輩子都是好基友。吳寬、沈周和文徵明,在東莊交游唱和、賞花品茗、晴耕雨讀的日子想起來多么美好。1513年兩位師父都不在了,但文徵明和東莊的感情卻仍在。歸來后,文徵明就畫了這張《游吳氏東莊圖》送給吳寬侄吳弈。

                    這基本上也就是“東莊十友”的一次雅集了。

                    文徵明–拙政園圖冊

                    (1533年  64歲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來,來,來,拙政園就是我家。

                    我們男神對拙政園的感情不要太深!

                    正德初年,御史王獻臣官場失意回鄉,尋了一塊地建園子,眼光毒辣的他尋的這塊地,是唐代陸龜蒙的宅第,元代的大弘寺。

                    王獻臣的拙政園造好后,便邀文徵明來玩,文徵明對園子表示出極大的興趣,寫了《王氏拙政園記》,畫了《拙政園圖三十一景》(1533年),并為每一景點題詩一首,還在東面一角親手栽種了一棵紫藤。

                    從《拙政園圖三十一景》來看,拙政園的每一寸地、每一株草,文徵明大概都研究了一遍……

                    就這樣,一直逛吃逛吃到老吧。

                    嘉靖三十八年己未(1559)二月二十,90歲的文徵明正為御史嚴杰母書寫墓志,寫著寫著,執筆端坐而逝。

                    他沒有任何痛苦地走了。想來,他在世間,也沒有任何放不下。

                    他的死和他的生一樣安然恬適。

                    城中塵土三千丈,何似兩翁麋鹿蹤,隔浦碧山供一笑,離離自領晚涼風。這是他在《松蔭對坐》中的題識。

                    也恰似他的一生,閑淡,從容,與世無爭。

                    他在拙政園東面一角親手栽種的紫藤仍舊茁壯地成長著。

                    后來拙政園屢易其主,紫藤卻生生不息,每年,拙政園的文藤,都是此城獨一處的風景。

                    四百多年了,別來無恙么。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