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上官婉兒、虢國夫人:唐朝美妝傾情代言人

                    2020-11-04  新用戶3167a8id   |  轉藏
                       

                    1

                    現代社會里,各種類型的護膚品、化妝品新奇百出。職場女性畫個漂亮精致的妝容,能為外在形象加分不少。同樣的,在開放包容、氣象萬千的大唐時代,女性對美和時尚的關注可謂史無前例。

                    看唐代的不同時期,隨著社會經濟、文化和風俗的變遷,美妝風格也有所不同。初唐的美妝,重視簡單自然之美;盛唐時期,更多體現了雍容華麗之美;中晚唐,則體現出頹廢怪異之美。接下來,一起簡要看看,這三個時期的代表特征吧。

                    2

                    初唐,女子大多是淡妝示人,最具代表性就是桃花妝、飛霞妝了。白居易曾有詩:“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雪膚”說的就是皮膚白凈細嫩如雪,與歐美追求古銅色也有所差異,我國女性一直以來都以膚白為美。先把肌膚打底,使皮膚看起來白凈而光滑。但因為完全白妝有時顯得蒼白病態,所以,在白妝的基礎上,臉頰涂抹些許胭脂粉的桃花妝,就流行了起來。

                    盛唐,妝容更加濃重,強調色彩,典型的是濃重的酒暈妝,還有端莊的檀暈妝。《開元天寶遺事》中記載:“楊貴妃初承恩召,與父母相別,泣涕登車,時天寒,淚結為紅冰。

                    楊貴妃臉頰上涂了濃重的胭脂,所以流出的眼淚與胭脂混合,似乎結成了紅冰,可見當時涂抹胭脂的濃重程度了。并且,胭脂的涂抹范圍不止像初唐,局限于臉頰,而是擴大到鼻翼、眼眶,甚至還有耳根、脖頸處。

                    李白就曾用“紅妝欲醉宜斜日,百尺清潭寫翠娥。”來形容女性的酒暈妝。傍晚日斜之時,舞女妝容似醉,水邊那百尺清潭映出她們姣好的容顏,酒暈妝的盛行,能看出盛唐時期女性對美的追求更加強烈而大膽了。

                    中晚唐,女子的妝容慵懶而哀傷,典型代表是八字眉。兩道眉稍向下,形成一個八字,似乎是在哭泣,很像我們現在的“囧”字。不過,在粗短的八字眉流行一段時間后,細長眉在晚唐再次回到主流。

                    并且,眉毛顏色由青黛色轉變成了黑色。徐凝的《宮中曲》曾說:“一旦新妝拋舊樣,六宮爭畫黑煙眉。”說的就是新的妝容風格一出現便流行起來,人們爭著描畫黑色眉毛。果然,無論在什么時代,時尚都是個輪回,不管是主流的,還是怪誕的風格都有流行的周期。一旦人們欣賞膩了一種風格,便會轉向新風格,或者是把昔日塵封的美妝風格再度拾起。

                    3

                    唐代的美女們更是毫無例外的注重和關心著美妝產品。有時候,她們妝容還會風靡京城,一度成為美妝代言人、帶貨人呢。

                    上官婉兒: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

                    上官婉兒幼年時,因祖父上官儀謀反罪名,被抄家了,她與母親被罰入掖庭,在那里長大成人。14歲時候,因為才情出眾,開始被武則天重用,隨后還被唐中宗封為昭容。婉兒一生,是跌宕起伏的。一首《彩書怨》看出她的辛酸:

                    葉下洞庭初,思君萬里馀。

                    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

                    欲奏江南曲,貪封薊北書。

                    書中無別意,惟悵久離居。

                    好一句“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百合香薰燃燒著,屋內連被子都是香的,但是香又何妨,終究抵不住孤獨與寒冷。寫罷這首詩,婉兒揉著手腕,黯然神傷。作為一個年輕卻又歷盡苦難的女子,婉兒一生困于皇宮之中,到了出嫁年紀卻因命運的捉弄,享受不了平常女子該有的幸福。

                    上官婉兒是喜歡香的,尤其是百合香,寓意是多么美好。據說婉兒床邊,掛著一只百合香囊。散發不絕的百合香氣,陪伴婉兒度過漫漫長夜。唐中宗有后宮佳麗三千,婉兒并非唯一。婉兒只能守著寂寞,用她的才華、機敏、細膩洞察、處變不驚,輔佐著中宗。

                    虢國夫人: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

                    在美妝大行其道的盛唐,也有不喜歡跟隨潮流的女性。那就是楊貴妃的姐姐——虢國夫人,這位夫人認為自己的天生麗質,不需要使用妝粉,污濁了容顏,連面見圣上都不施脂粉。不過不涂脂粉,夫人仍舊會描畫淡淡的蛾眉。

                    張祜的《集靈臺·其二》雖然是諷刺楊貴妃專寵,也記錄下虢國夫人的特色:

                    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騎馬入宮門。

                    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

                    虢國夫人不愛胭脂水粉,最愛的,當屬一顆價值10金的波斯螺子黛。當時的波斯螺子黛,價值超過了現在的SKII甚至Lamer。并且,現代的奢侈品有錢還能買到,而古代,波斯螺子黛可是美女們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波斯螺子黛來自西域,據說是海中螺貝變異而成,是天下女子夢寐以求而不得的美妝圣品,一般只有受寵的宮妃或者皇帝御賜才能用得上。

                    4

                    美女與胭脂、眉黛、香料總是有著不解之緣。細心描畫出的妝容,肌膚透出的隱隱清香,都是美女們的點睛所在。

                    或優雅,或冷艷,或奢華,或叛逆復古,每種風格驚鴻現世,都會掀起一股時尚狂潮。這就是唐代的美妝時尚,美妝也許可以稱為一種儀式感,是一個時代的精神追求和審美氣質的體現。

                    作者:墨斯墨,00后廈大學子,愛文字,愛詩詞,喜歡談點新鮮事兒。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