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辛棄疾晚年最愛的詞,寫到了每個人心上!

                    2020-12-04  古典書城   |  轉藏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王小波說,
                    生活就是一個緩慢受錘的過程。
                    到了某個年紀后,
                    越來越理解這句話。

                    不如意十之八九,
                    奢望一天天消失,
                    少年沒有如期歸來,
                    一天天地老了,
                    變得像挨了錘的牛一樣,生猛不再。
                    深夜舉杯,都是夢醉的聲音。


                    難過?憤怒?麻木?都無事無補。
                    所以,辛棄疾說: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在無常的人生中,留一處柔軟,
                    照亮人生。

                    年輕的辛棄疾曾有多生猛?
                    都有所耳聞。
                    習武修文,20出頭拉隊伍抗金,
                    入敵營如入無人之境;
                    一人一馬,追殺叛徒八百里,
                    刀起頭落,干脆利索。
                    可謂是年少有為,后生可畏。

                    曾經,辛棄疾自己也覺得,
                    這是他馳騁沙場,戎馬倥傯的開始,
                    抗金收復故土的夢想在一點點實現。
                    所以,他回到南宋,
                    想要與所有抗金力量聯合。


                    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
                    朝廷意在偏安,
                    給他安排了一堆散活:
                    從江西到湖北,再到湖南輾轉,
                    做做消防,管管治安。
                    日子就在些雞毛蒜皮的事里度過,
                    一天天老去,一天天離沙場越來越遠。

                    「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他有很多的不甘。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他的苦悶,無處言說。

                    也是這樣的處境里,
                    辛棄疾的新居落成。
                    按慣例,他題了首詞,
                    也就是這首《賀新郎》。

                    甚矣吾衰矣。
                    悵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幾!
                    白發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
                    此生的知交好友故去的故去,
                    在他方的在他方,
                    還能見見的已沒有幾個,
                    想想都讓人惆悵。
                    更惆悵的是,空老歲月,功業未成,
                    只能百無聊賴,付之一笑。

                    問何物、能令公喜?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情與貌,略相似。
                    還有什么能真正讓我感到快樂呢?
                    大概也就是看青山時物我兩忘,
                    它美我閑,相知相伴。


                    一尊搔首東窗里。
                    想淵明《停云》詩就,此時風味。
                    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
                    于窗前自斟自飲,
                    想著陶淵明當年寫著《停云》詩,
                    和我一樣的心境,
                    像遇到好友,心事也開始釋然。
                    那些渴求功名醉生夢死的人,
                    是不會明白的。

                    回首叫、云飛風起。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酒至酣處,回首長嘯,
                    恨無人知我疏狂,
                    嘆世間知音太少。


                    岳飛的孫子岳珂,
                    曾是辛棄疾的座上客。
                    他留下記載,說:
                    辛棄疾特別喜歡這首詞,
                    宴上每每讓歌妓們演唱。
                    然后自誦,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賓客們都覺得寫得太好,
                    兩相生歡。

                    在作品里,在青山前,
                    辛棄疾得以安慰,
                    然后繼續面對生活的難,
                    至死心如鐵,喊著“殺賊!殺賊!


                    想起曾被感動的一張照片。
                    一位外賣小哥在給人送啤酒,
                    結果途中車翻了,酒瓶碎了一地。
                    是不是很讓人懊悔,惱火?
                    但這個小哥,并沒有抓狂或哭泣,
                    反而蹲下撿起沒碎的兩瓶,
                    其中一瓶,給了路過的城管,
                    兩人樂呵呵喝了起來。


                    人生事有時就這樣,
                    無力改變,只能接受,
                    我們能做的,就是不要讓壞情緒
                    再次懲罰自己。

                    正因為生活充滿了不如意,
                    所以我們要學會放過自己,
                    收集一點點的愛與暖,
                    去抵御世間的嚴寒。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與其哭著過,不如笑著活。

                    有所愛,把生活過成詩,

                    找到溫暖自己的方式。

                    比如愛你的家人,

                    比如不經意中的善意,

                    比如四時的美景,

                    比如嫵媚的青山,

                    比如墜入星河的月亮。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