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讓丈夫一口氣寫下120封情書的女人

                    2021-12-08  女神書館   |  轉藏
                       

                    在喧囂的世界里

                    做一個

                    沉靜的讀書人

                    主播:雨朦

                     作者:香蕉魚

                    01

                    還沒進入青春期,沈宜修與葉紹袁就訂婚了。

                    八年后,一個春光明媚的下午,兩人喜結連理。

                    沈宜修明白,嫁過去,等于自斷退路。

                    父母都去世了,小時候教導她學習的幾個姑姑也不在了。

                    結婚,對于她來說,是獨自一人闖蕩世界的開始。

                    雖然,她還有幾個在地方上名噪一時的兄弟。

                    02

                    走進葉家的大門,沈宜修嗅到一股濃濃的妒忌味。

                    那是婆婆馮夫人渾身上下散發的氣場。

                    馮夫人是個寡婦,一個富有又極具占有欲的寡婦。

                    在她蒼白而單調的生命長河中,丈夫已經鈍化成一個影子,一段再也記不起模樣的往事。

                    所以,她現在主要的目標就是,陪伴兒子葉紹袁——也就是沈宜修的丈夫——讀書備考,考取功名。

                    所以,她給沈宜修定下了三條規矩:

                    一、不要寫作,不要搞文學社交。

                    二、不要玩幽默,更不要整天嬉皮笑臉。

                    三、暫時不要孩子,夫妻分開睡。

                    沈宜修有些錯愕。

                    分開睡,還叫夫妻生活嗎?

                    但馮夫人氣勢凌人,容不得反駁。

                    無數夜晚,沈宜修便在臥室里抱頭痛哭,葉紹袁則在母親的監督下,在冷颼颼的書房里,挑燈夜戰。

                    她不甘心,不愿意生活被婆婆控制。有好幾次,她都偷溜在丈夫的書房,說笑話給他聽,并且用工整的小楷為他抄寫應試要用的材料。

                    這種時光,短暫得像乍現的煙火。聲聲作響,卻轉瞬即逝。多數時候,她都會被婆婆發現,然后被趕走。

                    當她一個人走在自家院子里,那漆黑的夜空下,她的心是涼的——像在海水里泡過,悶悶的,憋著一口氣。

                    五年后,他們終于有了第一個孩子。

                    03

                    幾乎每年,沈宜修都生孩子。

                    生完了,就等,等葉紹袁回來。

                    要是一兩個月等不回來,她便寫信給他。

                    有時,在信里留下無數可供辨認的深閨情話。

                    有時,因失眠輾轉反側,便拿起一件袍子來縫補,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才能穿上。

                    他不在,一切責任都落在了她頭上。

                    幾個女兒出生后,她便按照家族生存法則,把她們一一許配給經濟比較穩定的遠房親戚。她盼著孩子們快快長大,學詩學畫,成為新一代女才子。

                    她有信心,以她的知識水準和她在社會上的文化網絡,孩子們一定是出類拔萃的。

                    04

                    那年,表妹張倩倩的三個子女都夭折了。沈宜修毫不猶豫把小女兒葉小鸞過繼給她。此時葉小鸞才四個月大。

                    女孩的過繼,不牽涉家族利益與財產分割,純粹是個人感情的驅使。

                    沈宜修覺得,這就是她該做的,誰讓她們同病相憐。

                    1618年,葉紹袁去南京考試了。

                    張倩倩說,要不我們去山中逍遙幾日?

                    沈宜修大驚,這怎么可能?

                    張倩倩說,那就兩日,就我們兩。你和我,一起在找個有湖的山里,暢飲,大醉,讓這塵世的羈絆滾得遠遠的。

                    葉紹袁剛走,姐妹兩就出發了。她們沒有到森林里,只是退而其次,找到了一個湖。湖面幽靜,船只稀少。

                    船上裝滿了酒,這是倩倩想要的。

                    月色繚繞時,心中苦悶與惆悵已蓄滿。

                    人生最暢快不羈的時刻,來了。

                    張倩倩打開酒蓋,毫不猶豫地喝下去。只見她的喉嚨里,咕嘟咕嘟直響。

                    張倩倩喝夠了,婚姻的苦悶也脫口而出。

                    張倩倩說,她的人生就像影子,對的,就是一片孤獨的,無人照顧的影子。

                    丈夫總是在找做幕僚的機會。

                    每年都找,但毫無起色。

                    她對未來沒有期望,對此時此刻也沒有太多期許。

                    兩天后,狂喝爛醉的兩人回來了。

                    該說的話說完,情緒也全出來了。

                    她們對誰都沒提起這事,只興奮地記在日記里。

                    05

                    九年后,張倩倩去世了。

                    她的丈夫三年前去了北境,一直未歸。

                    她悲憤交加,被寂寞撂倒,再也沒起來。

                    沈宜修當時在南京,隨著科考成功的葉紹袁東奔西走,一無所知。

                    變故來襲,葉小鸞再次回到葉家。

                    痛哭流涕中,沈宜修承諾不再讓葉小鸞受苦。

                    她愛上密宗、禪宗冥想,天臺宗。

                    她規定家里的廚房要嚴格素食,連海鮮也不能食用。葉紹袁偶爾回來想吃肉的話,也只能到外頭小食店里解饞。

                    她是如此虔誠,多年后女兒們接二連三的離去時,她和葉紹袁(那時已經辭官在家)甚至走火入魔,覺得女兒是神仙下凡,只是在家中寄住一段時間,沒有長久存在的打算。

                    06

                    父母包辦的婚姻,幸福的也有,不幸的也有。

                    沈宜修與葉紹袁聚少離多,但在葉紹袁心里,沈宜修是情人,是知己。

                    是前世遺落下來的曠世絕戀,離別只能讓感情更深厚。

                    他的三個女兒就不一樣了。

                    仿佛父母把好運用光了,剩下的全是不幸。

                    大女兒葉紈紈嫁給趙山袁氏后,身心備受摧殘。

                    袁氏是個沒出息的人,對葉紈紈也不感興趣,七年來對她不聞不問。

                    有一次,夫婦倆出門旅游,剛離開浙江邊境,袁氏就想家了,然后扔下葉紈紈回去了。

                    葉紈紈一臉惶惑。

                    她不理解丈夫的行為,于是回家哭訴。

                    沈宜修不怪她,她天天陪著女兒,安慰她,鼓勵她。

                    葉紹袁則大罵他行為不端,“何無屺岾之戀。”

                    然而,每次高高興興回夫家,沒過幾天又是痛苦萬分的回來。

                    最后,沈宜修也只好放手讓她自己玩,愛怎么放松就怎么放松。

                    不知不覺中,葉紈紈的愛情悲劇嚇壞了她的兩個妹妹。

                    三個人對婚姻怕的要命,經常在臥室里一起幻想自己是世外高人,買了一座神山,過著歸隱的生活。

                    沈宜修自然沒注意到女兒們的怪異舉動。

                    她看到的是她們的歡聲笑語,不是歡聲笑語后面的緊張,痛苦,無奈。

                    07

                    很快,躲在后面的情緒爆發。

                    二女兒葉小紈執著于道教,勉強寫詩度日。

                    三女兒葉小鸞容易緊張,隨著自己婚禮的臨近,越來越不愛搭理人。

                    沈宜修寬慰她們,嫁了人就會好的,不要胡思亂想。

                    “你們看看我和爹爹,他雖然經常不在家,可是著書,搞出版,還是我的好助手呢,娘的家庭詩社也需要你們趕緊出新作品啊。”

                    葉小紈笑了,非常燦爛。

                    葉小鸞沒笑,她陷在緊張中無法自拔。

                    她問,母親,我必須結婚么?

                    沈宜修說,傻孩子,那是當然,有誰長大了不做妻子的?

                    葉小鸞聽完,全身冒汗,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她想寫詩緩解情緒。

                    她開始祈禱,新郎不要出現。

                    她開始祈禱,被永遠留下。

                    葉小鸞新婚的前兩天,葉紈紈回娘家了,為的就是祝妹妹一路順風。

                    大家聚在一起,氣氛非常歡快。

                    歡快得讓人察覺不出一絲憂傷。

                    一個下人從回廊那邊過來,剛走到沈宜修面前,就跪下來,“小姐,小姐不行了,已經不行了。”

                    驚天霹靂!

                    大女兒葉紈紈頭一熱,暈了過去。

                    沈宜修抱著她,嘴里嘟囔著,“紈紈啊,小鸞會好起來的。她沒事的。”

                    葉小鸞沒有好,她病逝了。

                    葉紹袁與沈宜修開始篤信她是仙女,是詩神下凡。

                    倩倩不是說過嗎?

                    此女非同凡響,容貌也是超凡脫俗,以后長大了,一定能與班昭、蔡文姬比肩。

                    這樣的人怎么會出事呢?

                    唯一的解釋,是天妒英才。

                    一時間,家里亂了套。

                    父親葉紹袁找了靈媒,母親沈宜修為她寫金剛經,每個人都在屏蔽現實。

                    就在這時,大女兒葉紈紈病重,一連十幾天臥床不起。

                    她說她夢見自己在神山里。

                    她還說夢里自己正在一個洞窟里晃蕩。

                    沈宜修日夜守候著她,勸說她不要亂想。

                    她說,我沒有亂想,我只是知道該來的還是要來。

                    說完,她坐起來,雙手合攏,大喊一聲,追隨葉小鸞去了。

                    姐妹兩相繼離世的時間,左右不過70天。

                    08

                    白發人送黑發人,沈宜修的痛苦無人能及。

                    35歲時,她有意識地開始收集子女的詩歌,如今這項工作更為緊迫了。

                    詩歌是長女們留給她的唯一念想,通往過去的紐帶。

                    她還不能倒下,她身后還有七八個子女相伴。

                    她還不能倒下,她的悼亡詩還沒寫,她的兩項出版計劃還沒有完成。

                    她還得號召家中所有親戚,幫她完成這項工作。

                    她寫信給黃媛介,一個從未見過面但心靈上非常契合的女作家,讓她來寫詩應和。

                    她還要保存所有女性的作品,以免大家都淹沒的滾滾歲月里。

                    三年來,她馬不停蹄,不斷趕路。

                    終點就在前方,但她再也趕不到了。

                    她累出了肺結核。

                    09

                    這一次,葉紹袁回來了。

                    他不想再做官了。

                    多年奔波,備嘗心酸與不公。

                    他想回來與愛妻作伴,幫助她出版作品,過一段真正的有愛情作伴的日子。

                    生命中最后的那幾年,是沈宜修生活中最快樂的日子。

                    她專心于工作,葉紹袁幫她煮藥,然后喂到她口中。

                    她忙著整理各種各樣的家庭詩歌,他則在一旁哄著她,鼓勵著她。

                    他總說,他的前世是秦觀,一個愛情至上的大才子,而沈宜修就是秦觀的妻子,兩人雙宿雙飛,十分恩愛的感覺,讓他特別舒服。

                    沈宜修笑他,以前怎么不早點頓悟,留在家里陪我?

                    葉紹袁說,她的好,他一直藏在心里。

                    當年,他要借錢給一個失去房產的朋友,不敢向自己的媽媽馮夫人開口,沈宜修只好當掉嫁妝,幫他解圍。

                    從此,典當嫁妝就成了沈宜修隔三差五地必修課了。

                    當年,他厭惡官場爾虞我詐,自己沒錢了就找家里要,沈宜修居然每次都拿得出來。

                    當時,他還打趣沈宜修嫁妝特別多,用也用不完。

                    但也是從那時起,他便覺得要是沒有妻子,他早就失去生活的信心了。

                    1635年,沈宜修去世。

                    葉紹袁思念成災,一口氣寫下120首詩來懷念妻子。

                    在他的意識里,沈宜修是他心靈的避風港。

                    有了她,無論相隔多遠,無論在外奔波多么疲憊,心里頭都放著一個家,一個圍繞著沈宜修所建的精神的愛情城堡。

                    不僅如此,他還監督了她所有的文學作品出版。

                    10

                    明末清初的生活美學家李漁說過,“女人有四美:文學創作的能力,外貌美,舞技高歌聲妙,最后是女工。”

                    沈宜修的美,是一種德智體全面混合的美。

                    她有眾多的女性好友,她主持多年家庭詩社,建立起強大的文學關系網——這不僅是個人能力的展現,更是對別人(比如愛幻想的丈夫)想象力的升級。

                    在別人眼中,歲月將一個寂寞而勇敢的少婦變成了家族的女宗長,并憑著不可思議的文學修養,高昂的治家熱情,以及獨特而毫無污點的個人品行,贏得了所有人的喜愛。

                    這就是火種,是家族的希望。

                    縱觀她的人生,絕對擔當得起超凡脫俗這幾個字。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