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實故事||男朋友一邊在武漢寵我,一邊去太原找妹妹,妹妹和他沒血緣。

                    2022-03-14  豬小淺   |  轉藏
                       

                    大家好,我是寫真實故事的豬小淺。

                    錯過真實故事的點這里:我媽50歲成功上位,懷了我,迎來了天花板級別的報應。

                    跟著我一起來看今天的故事:

                    01

                    他姓梁。

                    有個特別昂揚的名字,叫鵬程。

                    我們高中就認識了。我倆談了漫長的9年戀愛,可他始終不愿帶我見他的父母。

                    那是2017年,我27歲,在我們老家,已經算是大齡了。

                    我問梁鵬程,你到底準不準備娶我。

                    他說,肯定啊。

                    我問,那你什么時候帶我見你爸媽?

                    他說,再過段時間吧,再多攢點錢。

                    我心里大概就知曉答案了。他那時候的工資已經過萬。他這么講,顯然是一種托詞。

                    我說,咱倆別繞彎子了,我都知道的,你媽嫌棄我家是農村的,所以你才不帶我回家對不對?

                    梁鵬程急忙辯解說,沒,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說,不是我想的,是我聽見的。你就不用狡辯。

                    梁鵬程的眼神黯淡下去,我知道我倆可能要完蛋了。

                    02

                    我叫季雨桐,我家在山西呂梁的小山村。

                    爸媽89年結婚,第二年生了我。

                    93年,我爸外出打工。94年,我媽也跟著去了浙江。

                    我算是留守兒童,從小是跟著大姑長大的。

                    大姑有個比我大一歲的兒子,但他們一家都把我當親生一樣對待。

                    我不像別的孩子,父母不在身邊,會自卑怕事。

                    而是正好相反。性格自立,敢說敢為。可能是覺得沒有爸媽撐腰,全要靠自己吧。

                    1998年,爸媽在浙江又生了弟弟。

                    我媽過年回來和我說,你要是能讀書,爸媽就供你讀。但你要讀不好,早點和我們出去打工。

                    我當時那么小,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學習,一定不能走爸媽這條路。

                    我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成績沒下過班級前五。

                    高中考到了市里的重點。

                    爸媽也沒有食言。雖然家里經濟并不寬裕,依然供我讀下去。

                    而我就是在上高中的時候,認識了梁鵬程。

                    03

                    那是2007年,高二,我住校。

                    分班后,我和梁鵬程成了同桌。他家是呂梁市里的,每天走讀。

                    梁鵬程身高有1米85。誰見到他都以為他籃球打得好,其實他不會。

                    他就喜歡計算機,最大的愛好是打游戲。

                    在我眼里,他是個高冷的人。

                    因為成績好到發指,所以看不上我等凡人,不愿意和我們說話。

                    然后,我該死的好勝心就來了。

                    他越是不理人,我就越逗他說話。問他題怎么解,或是把聽來的笑話講給他聽。

                    梁鵬程的笑很有趣,來得迅猛,消失得突然,像黑屋子里打開一扇窗子,又馬上關起來。

                    我問他,你是害怕笑嗎?

                    他微微撇嘴說,隨便你怎么想。

                    是不是很拽?

                    一點點地就勾起了我小小的芳心。

                    04

                    后來就是新年了,我和室友去書城買書,走散了。

                    那時候,我沒有手機。

                    瞎轉的時候,遇見了梁鵬程。

                    我對他剛招了招手,就有個女孩從旁邊鉆出來,挽住梁鵬程的胳膊說,咱們去買奶茶吧。

                    女孩長得特別漂亮,眼睛大大的,像兩顆圓溜溜的黑扣子。

                    她說話自帶一種奶味的撒嬌,讓我心里一陣酸。

                    我猜是他初中的女朋友,怪不得一直這么高冷。

                    真想避開他們,可招出去的手已經收不回來了。

                    梁鵬程那鶴立雞群的大個子,一眼就在人群里看見了我。

                    他走過來說,你也來買書啊?

                    我還沒開口,他身邊的女孩就接話說,你同學呀?說,你是不是喜歡她?回去我告訴爸媽去!

                    梁鵬程敲她的頭說,少胡說,下次你考20分,看看我還給不給你簽字。

                    我在一旁暗暗吁了氣,呵,是他妹啊。

                    05

                    梁鵬程他妹叫梁素素,是個機靈古怪的小姑娘。

                    那天非拉著我們一起去書店的咖啡店,記得當時隨便一杯什么都要15塊。

                    現在當然是不貴,可那時候,我一個月生活費才400塊。

                    看著價格,我心疼得要死。

                    素素看出我心虛,拿腳踢梁鵬程,說,你去排隊買啊,請我們喝!

                    然后拉著我去找座位。

                    剛才她還說梁鵬程喜歡我,結果我們剛坐下,她就問我,說,你是不是喜歡我哥。

                    我恨不得也敲她腦袋。

                    我說,你哥挺cool的,平時都不理人,笑都不舍得多笑一下。

                    素素說,他哪是酷啊,他是自卑,不敢和人說話。

                    素素嘴里的梁鵬程是另一個樣子。除了學習,什么也不會,朋友特別少。

                    再加上青春期,長了一臉包,就更不愛和人交往了。

                    素素還說,她奶奶以前總說梁鵬程笑起來不好看,兇巴巴的,像個搶錢的。所以梁鵬程就不喜歡笑。

                    梁鵬程端著奶茶果汁回來,對我們說,你們聊什么呢?喊你們也聽不見。隨便給你們買了。

                    素素馬上搶答,這個姐姐說她喜歡你哦。

                    真的被她氣死。

                    我和梁鵬程的臉,騰的一下全紅了。

                    06

                    回想往事,不知該感謝梁素素,還是該氣她。

                    如果沒有她的一通亂攪,我和梁鵬程可能和許多人一樣,只是高中紀念冊里,彼此互有好感的同桌。

                    但那層窗紙被捅破了,許多心事就收不住了。

                    寒假之前,梁鵬程要了我大姑家的地址和電話,說假期方便聯系。

                    我回家之后,天天盼著他打電話,可是一直沒有。

                    心里其實蠻失落的,像期待一場花開,卻等來一場寂寞。

                    后來就是情人節了,忽然收到一封郵政的特快專遞。

                    那時候,很少有人用特快專遞的。

                    尤其在我們農村。

                    我大姑還以為是什么法律文書。我一看名字就知道是誰了,敷衍說是學校寄來的保密卷子。

                    我堂哥在一邊笑,看破不說破。

                    我紅著臉跑回房間,拆開一看,里面有一張情人節賀卡,是梁鵬親手做的。

                    上面有兩朵我不太認識的干花,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還有一封長長的信。

                    我還沒看一個字,就先被感動了。

                    07

                    梁鵬程在信里說,他一直很自卑,過高的個子,治不好的青春痘,讓他變得很自閉。

                    但有個女生,帶著光,闖進了他的世界。

                    會帶著崇拜的眼神問他數學題,會帶著滿身的陽光,講笑話逗他笑。

                    而那個女孩,就是我。

                    他最后說,小時候,家里養了兩盆曇花。終于有一天晚上,曇花開了。

                    清香撲鼻,綺麗無比。

                    曇花謝掉之后,他舍不得扔,留了幾朵,夾在書里。

                    梁鵬程說,第一次見到你,你就對我燦爛的笑,讓我想起記憶中奇異瑰麗的花朵。

                    我把它們做成情人節的卡片,送給你,如果你愿意接受,就做我的女朋友吧。

                    讀到這一句的時候,我哭了,真想馬上站在他面前,告訴他我愿意做他的女朋友。

                    沒想到平時看起來那么死板的一個人,筆尖上,竟然這么浪漫。

                    于是我和梁鵬程就這樣開始了高中戀情。

                    08

                    梁鵬程看起來高大冰冷,其實內心是個特別溫柔仔細的人。

                    他能感知到我的情緒,不用我說,就知道我的喜怒哀樂。

                    他也細心地發現我每天為了省錢,不吃早餐。

                    所以每天早上來,他會帶包子,油條,燒餅,茶葉蛋……

                    他說,我媽非讓我吃這么多,你幫幫我,別浪費了。

                    他總是這樣,一邊關心著我,一邊又小心保護我少女時代玻璃一樣的自尊心。

                    有一天晚自習,我們偷偷聊天的時候,他對我說,你不用對每個人都那么好知道嗎?那樣會很累的。你成績好,人也漂亮,不需要別人認為你好,你才是好。

                    我當時挺震驚的,覺得他看到了我心里去。

                    怎么說呢。

                    我從小寄人籬下,大姑對我很好,但畢竟不是我親媽。那種差異是不可能逾越的。

                    比如小時候堂哥和我大姑撒嬌,我只能看著。

                    比如,堂哥可以懶,可以不做家務,但我可不敢。

                    不是誰逼我,而是我怕大姑一家嫌棄我,討厭我。

                    許多年后,長大的我才發現,我如此張揚的性格,不過是在掩飾自己內心里害怕被邊緣,被遺棄的恐慌。

                    而這些連我自己都未察覺出的心理,梁鵬程全看在了眼里,記在心上。

                    慢慢地,我對他有了種情感上的依賴,想不愛他,就難了。

                    09

                    2008年,我和梁鵬程一起考到太原讀大學。

                    他是一本,我是二本。我們的校區離得不遠。每天不是他來找我,就是我去找他。

                    我們是所有人眼里的神仙情侶,基本干什么都粘在一起,形影不離。

                    沒有了高中條條框框的限制,梁鵬程可以對我肆無忌憚的好。

                    走哪兒都要拉著我,開心就會親一個。

                    我閨蜜說,你倆手用502粘一起了,就沒見你們松開過!

                    大一的寒假,爸媽第一次出錢,接我去寧波團聚過年。

                    我真的特別開心,但沒想到,這一次見面對我打擊蠻大的。

                    我大姑常說,爸媽在外打工不容易,帶著弟弟很辛苦什么的。

                    可我過去才發現,他們的生活比大姑家條件好太多了。

                    他們租著兩室一廳的樓房,有個像模像樣的家。怪不得他們兩三年才回來一次。

                    我弟就像一個正常的城里小孩一樣上學讀書,穿的也都是專柜里的牌子。

                    某種意義上,他們等于把我棄養給了大姑,每個月給我幾百塊,比大城市里養條狗還便宜。

                    我媽夸我有出息,沒想到我能考上大學。

                    她說,將來你大學畢業,過來找工作。我和你講,這邊彩禮可高了。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她應該說的是工資才對吧。

                    可事實上,她說的就是彩禮。

                    我媽眉飛色舞地說起我條件這么好,又是大學生,將來彩禮少說也可以要個三四十萬。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就是一頭養得肥肥胖胖,馬上要出圍欄的豬。

                    10

                    晚上,我一個人躲在樓下大哭了一場。

                    因為心里氣不過。都是他們的孩子,為什么要厚此薄彼。

                    我給梁鵬程打了電話。

                    他一直安慰我,說我父母也并沒有完全不管我。

                    好多重男輕女的家庭都不讓女孩上學的,他們還供我上了大學,也算不錯了。

                    等大學畢業了,有了工作,以后的人生就是自己的。

                    當時,我好感謝他對我的開導,可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自己太傻了。

                    戀愛的時候,哪能輕易把自己家里的破事倒給對方聽。

                    你覺得是發泄,可聽在他耳朵里,就是一種衡量了。

                    因為他要是真心想娶你,就會考慮你的家庭。

                    一個開口就打算要三四十萬彩禮的未來丈母娘,有多少愛情不被嚇退潮?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梁鵬程的身上也有自己秘密。

                    是2012年,梁素素也考到太原來了。

                    剛到的幾個月,她經常來找我和梁鵬程。

                    有一次,梁鵬程有課,我和素素在學校的奶茶店等他。

                    素素忽然問我,你知道我和我哥沒有血緣關系的吧。

                    我先平淡地說了聲,哦。然后驚聲叫出來,啊?

                    我才反應過來是什么意思。

                    梁素素被逗得哈哈大笑。她說,他沒告訴你嗎?我哥是我爸媽在路邊撿來的。他以前是拾荒的野孩子。

                    我心里暗想,怪不得素素長得這么漂亮,梁鵬程就只能說是不難看。

                    原來素素四歲的時候在外面玩,被野狗追。

                    撿垃圾的梁鵬程看見,就跑過去保護了她,自己都被咬傷了。

                    素素的父母被感動了,收養了他。

                    素素說,你以為我哥為什么笑起來難看啊?他臉受過傷。

                    11

                    我驚呆了,半晌都緩不過來神。

                    沒想到梁鵬程會有這么可憐的身世。

                    怪不得他能敏銳地察覺到我寄人籬下的心酸,那種隱秘的心理,我們是共通的。

                    那天晚上,素素走了之后,梁鵬程問我,你怎么了?悶悶不樂的,是有心事嗎?

                    我就抱著梁鵬程哭起來,我說,你的身世我都知道了。

                    梁鵬程顯然有點生氣。他說,這個死丫頭,什么都說。

                    我說,告訴我怎么了?我是不能和你分享身世的人嗎?

                    梁鵬程輕輕嘆氣說,我是怕你瞧不起我。

                    我說,傻瓜, 我要是有半點瞧不起你,就不值得你愛我。

                    梁鵬程緊緊把我擁在懷里,吻我的眼睛,吻我的眼淚,吻我的唇。

                    他說,你才傻,我一輩子只會愛你,不可能愛別人的。

                    那一天,我們開了房,沒有太多羞澀,像兩團炙熱的火,燃燒在一起。

                    12

                    現在回想起來,那是我和梁鵬程最開心的時光了。

                    沒有外在的干涉,只有愛情的甜美。

                    我們打工,攢錢,去小小的旅行。

                    閨蜜說我們以前是手粘一起,現在是身子都粘在一起了。

                    大四下學期,梁鵬程進入一家大型化工企業實習。畢業順利轉正。而我進了一家外企。

                    那時候,我第一次提出見見雙方父母。

                    因為有了工作,買房指日可待,結婚八九不離十了。

                    可梁鵬程說,再等等,等我們有點積蓄再說。我覺得他是想穩妥一點,沒反對。

                    2015年初,梁鵬程調去武漢,跟著領導去華中“開荒”。

                    而我想都沒想就放棄了外企的工作,跟他去了武漢,重新開始。

                    當時就覺得非他不嫁了。

                    想著兩個人好好奮斗,在武漢扎下根。可是,命運很難預測,愛情更難琢磨。

                    就在那年年末,我爸醉駕,出了車禍。不但撞傷了朋友,自己成了下半身癱瘓。

                    我爸的那個朋友讓我們家賠償,要不然就告我們。

                    這種時候了,就算不愛我爸媽,也要去看望。

                    梁鵬程陪我回去的。

                    他一看這個情況,就和我商量,把買房的首付錢,給我爸媽留下了一半。

                    我心里很感激他。

                    錢是我們共同存的,但他工資高,存的更多。

                    他和我說,父母養了自己就是恩。不要因為他們偏心就抹煞了。

                    可能他從小沒有親生父母吧,把父母恩看得特別重。

                    我爸媽見過他之后,覺得他不錯。

                    特別是我們留下10萬。我媽就更覺得這人不錯,對梁鵬程很是認可。

                    但梁鵬程父母對我就不一樣了。

                    13

                    晚上,在酒店,梁鵬程媽媽打來電話。

                    梁鵬程拼命捂話筒,也掩不住聲音溢出來。

                    他媽說,本來我就看不上農村家庭,現在她爸還癱了。她還有個弟弟,將來那都是你的事。

                    你娶她,負擔可就大了。

                    我假裝沒聽見,可梁鵬程對我那么敏銳,他心里應該清楚,我什么都知道的。

                    自從那以后,梁鵬程再沒提過見父母的事。

                    我開始不好提,畢竟我們家正在難處,此時提結婚好像要占便宜似的。

                    我們都把心思放在事業上。

                    那兩年,梁鵬程工作越干越好,人也變得好看了一點點。

                    因為他臉上的青春痘漸漸退掉了。不過從前混跡在痘痕里的,被狗咬過的疤也露了出來。

                    其實不長,顏色很淡了,但據說特別深,傷到了肌肉。

                    我看著心疼,也帶有一些嫉妒。

                    有一次,我輕輕摸著疤痕說,你要是為我也被咬這么一口就好了。我下輩子也嫁給你。

                    梁鵬程就把另一邊臉伸過來說,給你咬,別輸給狗了啊。

                    被他氣死。

                    那時候,我們的生活里各種甜蜜,儼然一對幸福的小夫妻。

                    可是,我們之間有一件事總也繞不過去。

                    他至始至終,都不再提起帶我去見他的家人。

                    14

                    2017年,我家里的事都擺平了。

                    我爸身體穩定了,腿拄著拐還能動。他在寧波開了個小超市,生活還不錯。

                    我媽把那10萬塊還給我了。

                    我閨蜜說你爸媽還行。雖然寬裕的時候,沒好好養你,但落難的時候,也沒怎么薅你羊毛。沒拉你回去照顧你爸,也沒主動要過錢。你偷著樂吧。

                    我也看開了。可能我從小沒在他們身邊長大,所以沒那么親密。

                    那時梁鵬程工資有1萬多,我們也有了一定積蓄。

                    我覺得是時候安排婚事了。

                    可梁鵬程依然不提見父母。

                    我27了,身邊的同事,以前的同學,不是結婚了,就是在結婚路上。而我連他父母都沒見過。我能不急嗎?

                    我開始和他鬧。平靜地和他說,他就找理由推脫。

                    生氣地和他說,他就沉默,不說話。

                    和睦甜蜜的日子,就算到頭了。

                    我家里也開始催了。我媽說,再不結婚讓我回去相親,不能拖著。女人不像男人拖得起。

                    我變得更加焦慮。

                    7月的武漢,盛夏如火,宛如我的脾氣一般爆裂。

                    一天周末,兩個人難得不加班,我問梁鵬程怎么辦。

                    他依然支支吾吾地,說再等等。

                    我真的失望透了。

                    有時候,男人的硬氣都體現在外面的,面對他媽,軟得沒有一點底氣。

                    我氣得和他大吵,問他到底什么時候帶我回去。

                    他終是被逼急了,突然站起來說,要不分了吧。我不想耽誤你。咱們攢得錢,一人一半。

                    我當時都傻了,腦子嗡嗡作響,眼前全是黑色的亂線。

                    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突如其來,就分手了呢!

                    我的性格,讓我不會求人。

                    我脫口而出,好,這是你說的,你以后別后悔!

                    可不久之后,我先后悔了。

                    因為梁鵬程真是行動派。吵架的第二天,他就收拾東西去了公司。

                    我杠了一個月不理他。

                    他就在這一個月里,申請調職,沒通知我,直接回了老家。

                    我是為了他才來武漢的,結果他卻把我一個人留下了。

                    15

                    那段時間,我根本上不了班,精神恍恍惚惚的。

                    我們主管給了我假,我就天天在家里哭。

                    分手對我打擊太大了。

                    9年啊,稍稍回憶就是傷。

                    朋友擔心我,輪流伴著我。后來,素素給我發來一條微信。

                    她說,對不起了,姐姐,我哥不值得你愛。開始新生活吧。

                    我哭得更兇了。

                    朋友就問起我她是誰。

                    我一口氣把所有的事都說了。

                    朋友聽完,問我,這個素素挺奇怪的,沒來由的告訴你,她和她哥沒血緣干什么?該不是她……

                    她沒說下去,但是我聽明白了,回想種種過往。

                    我忽然覺得,朋友的推測也不是沒有可能。素素是喜歡梁鵬程的吧。

                    那么梁鵬程喜歡素素嗎?

                    我想起他來武漢后,只要有空就回太原看素素。17年好像跑得更殷勤。我不敢想下去了。

                    然而這些,我當時根本沒法求證,因為梁鵬程和素素都把我拉黑了。

                    我愛了9年的男生,完完整整地退出了我的生活。

                    我再見到梁鵬程已經是三年后,我正和一個大我5歲的大叔在談戀愛。

                    我有些不甘心地追著梁鵬程,問出了心底的困惑。

                    閨蜜的推斷是對的,卻也不全對……

                    PS小淺說:看到這里的你,已經看了6000字。故事太長,分兩次發。下圖是女主17年的朋友圈。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真實故事推薦:我媽50歲成功上位,懷了我,迎來了天花板級別的報應。

                    好物推薦:
                    被低估的襯衣外套,太適合初春穿了

                    59元買一套送一套!純棉兒童家居服。

                    關注豬小淺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