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這樣臨摹《石門頌》,讓隸書書法徹底變了味,這是高水平臨摹嗎?

                    2022-06-09  書法心跡   |  轉藏
                       

                    《石門頌》是東漢時期的隸書作品,也是隸書書法中的經典碑帖,很多人在學習書法、掌握筆法時都要去臨摹《石門頌》。但是在臨摹時,有人主張臨摹一定要像,只有這樣才能學到筆法與字形,而也有人主張,看一眼原帖,臨摹時可以根據自己的認知來決定臨摹程度。例如,清代書法家何紹基就是臨摹《石門頌》的高手,他臨摹的《石門頌》在似與不似之間,而當代一位書法家在臨摹時,則完全不像《石門頌》,與之差距很大,為什么會這樣?

                    先說說何紹基臨摹的《石門頌》。在清代,人們都很崇尚碑版書法,何紹基也不例外。從他所臨摹的《石門頌》作品來看,其筆力非常到位,線質很高,點畫之間都有許多筆法再現,但是,何紹其臨摹的《石門頌》如果與原版對照的話,在字形上大都是他個人的風格,字形介于似與不似之間,這種臨摹參與了自己的認知與想法,所以,他臨摹的《石門頌》并不是原原本本的臨摹,只是一個練筆的過程。

                    而圖中我們看到這位當代書法家所臨摹的《石門頌》,與原碑作品大相徑庭,初一看,好像是學過《石門頌》,但細一看卻與《石門頌》差得很遠。這是什么原因呢?其實這種臨摹也不是原原本本地臨摹,是在照著原碑在寫自己的認知與感受,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意臨”。因此,有的人就把書法臨摹分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實臨,就是原原本本地臨摹,第二階段是對臨,照著寫原意,第三階段就是意臨,是寫它的“意”而已。這是當代很多書法家常用的一種方法。

                    說到這里,一些書法愛好者就會說,當代書法家之所以要意臨,其主要原因是做不到原原本本地臨摹,只能瞎寫了。就好像有的人寫不好顏真卿原本的書法面目,就去寫人家的意,還有一些書法名家學不到古人的書法精華,就去寫丑書,這些都是一個道理。總之來說,當代書法家總是想投機取巧,想快速走出自己的風格,盡快成名成家,所以才走上了這一條路子,這是很可怕的。

                    我認為,不管怎么說,學習書法都是要從臨摹開始的,并且實臨是臨摹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也就不能說是意臨,或者說,意臨就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了。我們姑且不知道這位書法的實臨水平,也沒見過他的實臨作品,但就從他的意臨作品中,也是有可圈可點的地方,這些方法對于學習《石門頌》的書法愛好者來說,都是可以從中借鑒的。

                    第一,它的線質飽滿,質感到位。《石門頌》主要是它的點畫中蘊藏著線條的質感,點畫雖細,但富于彈性和韌性,這就是學習《石門頌》所要掌握的精華部分。從這位書法家的臨摹作品中可以看出,他也是很注重這一點,盡可能地把《石門頌》的線條質感表現出來,這一方法主要是采取了中鋒用筆、遲澀推筆才能做到的,由此可見,他的書寫水平還是有一定功力的。

                    第二,注重“意”的表現。為什么要“寫意”?其實這是書法本質的要求,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個朝代的書法家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就是學習了古人,得到筆法以后,最終還是要自成一體,形成自己的書法風格,這是學習書法的最終目標。這位書法家的臨摹作品,雖然在字形上不太相似,但他還是把《石門頌》的意表現了出來,讓人一看,便知道是學習《石門頌》的,而且達到了一種高級的理解。

                    第三,表現了《石門頌》的風格。《石門頌》被譽為隸中之草,也有爛漫恣肆、縱橫飄逸的藝術氣象,我們從臨摹作品中可以感受到,這位書法家并沒有把它臨摹得過于拘謹和收斂,恰恰相反,他很注意對《石門頌》風格特點的把握,在筆畫的安排上守正知側,在字形的處理上意合暗投,盡量保持原碑的風格不變。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