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商隱很有名的一首愛情詩,詩意纏綿悱惻、唯美動人,開篇就是千古名句

                    2022-06-14  小話詩詞   |  轉藏
                       

                    因為愛情 不會輕易悲傷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王菲、陳奕迅《因為愛情》

                    愛情,是人類最美好的情感。

                    愛情詩也是詩歌桂冠上的一顆璀璨明珠,詩人們將愛情中的悲歡離合、相思追憶寫進他們的詩篇,愛情詩中真摯深切的情感、韻味悠長的旋律千百年來感動著一代又一代的讀者。

                    中國是詩歌的國度,歷代詩歌中都有描寫愛情的篇章,而唐詩無疑就是詩歌桂冠上的那顆璀璨明珠。

                    在唐代詩人中,李商隱寫的愛情詩是非常著名的,他筆下的愛情詩歷來為人所稱道。

                    李商隱的愛情詩寫得深情綿邈、精純華美。如《錦瑟》中的“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無題》中的“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千百年來,無不讓人們沉浸在詩歌所營造的朦朧美感與意境中。

                    而李商隱的《夜雨寄北》一詩,是愛情詩歌中的代表作。

                    全詩沒有糅雜、化用高深難懂的典故,也沒有鑲嵌、編織綺麗華美的語言,而是以拉家常般的語言寫出了這首形同書信的詩歌。

                    《夜雨寄北》一詩,只有短短四句,寥寥數語卻帶給讀者時光流轉、回味無窮的藝術審美感。《夜雨寄北》原詩如下: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在有的版本中,這首詩的詩題是《夜雨寄內》,“內”指的就是妻子。但在通行版本中,詩題是《夜雨寄北》,“北”就是北方的人,可以指妻子,也可以指朋友。

                    但從詩的內容看,很明顯是用戀人間的語氣寫成的。李商隱的詩以含蓄隱晦為特點,他們夫妻伉儷情深,妻子稱呼他為“君”,于情于理,揆情度理,都在情理之中,所以,這首詩所蘊含的感情都是真摯而極有韻味的。

                    孟子說:“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是尚友也。”這句話很好地詮釋了在詩歌鑒賞或者賞析文章的時候,了解作者與作者創作心態的重要性。

                    也就是說,在鑒賞詩歌或者品評文章時,了解作者的生平、作者寫作詩歌、文章的時代背景,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去理解詩文的內涵和意義。

                    李商隱,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縣)人,字義山,號玉谿生,晚唐著名詩人。李商隱與杜牧齊名,并稱“小李杜”,也與溫庭筠平分秋色,合稱“李”。

                    李商隱在青年時期已展露出詩詞文學方面的天賦。青春時期,李商隱移家洛陽,結識白居易等詩壇名流,而且得到文壇巨擘令狐楚的青睞。

                    令狐楚欣賞李商隱的文才,將其招聘入府,讓他與其子令狐綯等人結交,并親自教授應制文章和奏折的駢文寫法。

                    在令狐楚幕府的這幾年中,李商隱努力學習應制詩文,參加科考,但他的運氣總是差那么一點點,幾次科考下來,都是名落孫山。

                    正所謂失之桑榆,收之東隅。李商隱雖然科舉慘淡,但在寫作上卻完成了由散文向駢體文的轉變,實現了文學創作的華麗轉身。

                    唐文宗開成二年,應令狐綯推薦,李商隱得中進士。但在唐代,取得進士資格一般并不會立即授予官職,還需要再通過由吏部舉辦的考試。

                    不久,令狐楚去世,李商隱得到原節度使王茂元的聘請,李商隱也想在仕途上有所作為,經過一番權衡之后,他決定先在基層歷練一番。于是便接受邀請,去了涇州做了王茂元的幕僚。

                    王茂元很欣賞李商隱的才華,還將女兒嫁給了他。王氏聰慧美麗,并通詩文,李商隱和她夫妻伉儷,情感甚篤。

                    可這樁婚姻也為李商隱坎坷的人生埋下了伏筆,正是這樁婚姻將其拖入了牛李黨爭的風波之中。

                    原來王茂元與李德裕交好,被視為李黨的成員;而令狐楚父子屬于牛黨。因此,李商隱的行為很輕易地就被解讀為對剛剛去世的令狐楚和牛黨的背叛,并且很快就為此付出了代價。

                    由于受到牛黨和李黨之爭的影響,李商隱在仕途的夾縫中艱難前行,一生只做過一些校書郎、縣尉之類的基層官員,或者在節度使的幕僚府中寓居。李商隱長期漂泊在外,一生坎坷潦倒,郁郁不得志,死時年僅46歲。

                    大中五年七月,柳仲郢受任東川節度使,治所在梓州,臨行前邀李商隱一同前往做他的幕僚。但此時,李商隱的妻子剛剛去世,他為妻子料理后事,未能成行。

                    九月下旬,李商隱安排好家事后,才動身前往梓州。李商隱經過巴山時已是深秋季節,《夜雨寄北》就是在這樣的行旅足跡和心境中寫成的。

                    遠赴梓州的李商隱,九月從長安動身西行咸陽、鳳翔,出大散關沿陳倉道往漢中,再由漢中南鄭走米倉道入蜀。

                    行至閬州,詩人經過一番短暫的休整后便步履不停地啟程前往梓州。李商隱翻越了一座座山脈,跨過了一條條河流,離梓州也越來越近了。

                    昏黃時分,他來到梓州城外月琴壩驛站,映入眼簾的是綺麗的巴蜀風光。十月的梓州,群山層林盡染,溝壑云霧繚繞,流水潺潺;夕陽將它最后一抹余暉灑在月琴壩驛站,也灑在詩人飄飄的衣袂上。

                    這充滿詩情畫意的月琴壩驛站風光,宛如一幅濃墨重彩的巴山蜀水寫意畫卷,在這樣的風光中,似乎有某些詩意的因素在詩人心頭蠢蠢欲動。

                    是夜,李商隱投宿在咽喉臺下的月琴壩驛站。深夜時分,一場大雨不期而至,在這樣的季節,在這樣的地方,秋雨本來是很常見的,但對于初來乍到的李商隱來說,他還是感到有些意外。

                    詩人夜不能寐,窗外的雨落在樹葉上,發出淅淅瀝瀝的聲音;屋檐上落下的雨滴,匯成一行,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這雨聲猶如一曲月琴壩驛站的雨中交響曲,流進詩人的心間。

                    夜晚有些許涼意,詩人索性點起蠟燭,披上外衣,推開窗戶,向遠處望去,只有山形的輪廓在昏暗的燈光掩映下依稀可辨。

                    詩人羈旅之情難以自抑,愁思之情難以排遣。面對茫茫夜雨,面對漫漫長夜,詩人恍惚間似乎看到了妻子的身影,詩人朦朧間似乎聽到了妻子的話語,她滿懷關切地詢問自己何時才能歸來。

                    此時,一陣秋風裹挾著夜雨飄落在李商隱的面頰下,這讓詩人頓時清醒了過來,原來他剛才陷入了沉思,進入了幻境。

                    這一切都是境由心生,妻子已經去世了,剛才他看到的妻子的音容笑貌都是一場幻覺,李商隱內心深處的軟肋被深深觸動了。

                    于是,他研磨執筆,借著剛才的幻境,在月琴壩驛站的夜雨陪伴中,一首繾綣動人、清韻悠長的《夜雨寄北》從詩人的筆尖、從詩人的心田涓涓流瀉而來。

                    開篇句“君問歸期未有期”,詩人落筆自然,詩意明白如話,其實就是拉家常一般的絮叨,詩人用妻子的口吻開啟了詩歌的腔調和情感,詩中的“君”便是詩人的妻子,她在問什么呢?當然是問詩人的歸期。

                    這讓人很自然地聯想到月琴壩驛站夜雨中的詩人的孤單背影,他剛剛在幻境中聽到了妻子那跨越了萬水千山的問候:你問我何時才能回家?

                    這問候跨越了時空的限制,但是詩人卻不知該如何回答妻子的殷切期待與問候,因為這是一個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的問題。因為他還未到梓州。

                    即使到了梓州,會有案牘勞形,也會有人事安排,也會有仕途牽絆,抑或一年半載,抑或三年五載,詩人不能確定,因為回家的時間是一個未知數,所以詩人說:你問我回家的日期,我還沒有確定的日期。

                    千里之外的溫馨的家中,牽掛自己的妻子正殷殷盼望,而詩人卻連歸期都不知道。在這樣的時空與心境下,愧疚、遺憾、無奈之情交織在一起涌上詩人心頭,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開篇一句短短七個字,看似簡單,細思之下,卻是余味悠長:格式上是一問一答,語氣上先停頓、后轉折,詩情跌宕起伏,詩意錯落有致,極富表現力。詩人的羈旅之愁與不得歸之苦早已蘊含其中,詩人情感的悲喜動蕩早已躍然紙上。

                    詩人李商隱四顧惘然,心中若有所失,他欲言又止,因為他真的不知該如何回答妻子充滿殷切希冀的問候,他只好擱下手中的紙筆,環顧左右而言他。當詩人又一次向窗外望去時,他看到的還是黑暗的夜晚與氤氳的水汽,但他聽到的依然是巴山夜雨中的交響曲。

                    巴山夜雨,更加重和加深了詩人的煩惱和悲愁,但這種悲愁并不是排山倒海的,而是細水長流、欲說還休的。

                    詩人以通常的山、雨、秋池之意象,渲染了一幅山高路遠、夜幕深沉、煙雨迷蒙的迷人圖卷,暗示了詩人孤寂無奈愁情滿懷的心靈幽思。

                    王國維說:“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將王國維的這句話放置在李商隱彼時的心境下,又是一種纏綿悱惻的境界。

                    李商隱說“巴山夜雨漲秋池”,詩人羈旅之愁與不得歸之苦和巴山淅瀝飄零的夜雨交織在一起,詩人胸中的愁緒也如秋池夜雨一樣彌漫了整個時空。

                    一個“漲”字,寫出了詩人復雜幽深、細微難測的遺憾和無奈。巴山高遠,夜雨彌漫,路途遙遠,形格勢禁,而家則成為他們共同的情感中心,家的溫馨是維系兩人的情感紐帶。

                    巴山的夜空,襯托著李商隱難以抑制的相思;驛站的夜雨,宣泄著李商隱無法排解的哀愁。

                    詩人似乎又聽到了妻子的召喚,詩人似乎又一次進入了幻境。他多么希望回到妻子身邊,那是他慰藉身心的港灣,那里是他安放飄零寓居的身心的溫馨空間。所以,詩人再一次將目光投向紙筆,他拿起紙筆,記錄下了他此刻的心語:何當共剪西窗燭。

                    在這個愁緒滿懷、夜雨如織的情景中,詩人面對搖曳不定的燈火,內心一片茫然,他需要一個能輕柔地托住他身心的空間,他需要一種能讓他感到安適的歸屬感。可是在這巴山夜雨中,這個空間和歸屬感都是不存在的。

                    這個空間和歸屬感就在千里之外的家中,就在家中的西窗前,就在西窗前浪漫的燈火下,就在妻子的身邊。于是,詩人自然而然地回憶起了昔日兩情相悅時的溫馨而浪漫的情景。

                    曾經美好的過往,轉向了那充滿希望的、像過往一樣美好的將來。這該怎樣理解呢?原來這是詩人再一次掉進了幻想的空間中:那時的他們相依相偎,在西窗前度過了每一個浪漫的夜晚、每一個共情的時刻,他們還要卿卿我我、你儂我儂地傾訴巴山夜雨中的思念之情。

                    全詩只有四句,卻兩次出現“巴山夜雨”的畫面,但出現的情境和視角卻截然不同:一個是實寫的巴山夜雨,一個是虛寫的巴山夜雨;一個是愁情滿懷的生動的現實,一個是將來見面時對今日愁情的回顧。

                    兩次“巴山夜雨”畫面的出現,實中有虛,虛中有實,虛實相生,而虛寫的巴山夜雨不過是詩人的一個幻想罷了。值得一提的是,詩人想象中的與妻子在西窗前彼此訴說巴山夜雨的情景,是往昔共剪西窗燭的美好回憶和現實情境中巴山夜雨的對比。

                    詩人沉浸在共剪西窗燭的美好想象之中,當他從想象回到現實,再環顧那盞燈火和孤單背影,才又一次意識到妻子早已成為過世時,唯有自己飄零寓居的孤單背影被昏暗的燈火映射在昏暗的墻壁上。

                    巴山夜雨的凄美畫面定格在巴山夜雨的時空中,巴山夜雨凄美的畫面也定格在每一個讀者的心中,它能最大程度上引起每一個經歷刻骨銘心的相思之人的情感共鳴

                    因為它的纏綿悱惻與唯美動人是永恒的,是在時光的蕩滌下歷久彌新的一種美,是千百年來依然感動著讀者的一種美。

                    李商隱的詩,特別是他后期的詩,感傷情緒很濃。這種感傷大多是詩人心路足跡和人生際遇的文字化表現,只是這種感傷表現得很曲折、很深沉。

                    兩個巴山夜雨的畫面,隱含了多少意蘊豐富的潛臺詞,激發了多少耐人尋味的想象空間,這已經是一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話題了。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