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燕山君:朝鮮版的隋煬帝是如何作死的?

                    2022-06-16  寫乎   |  轉藏
                       
                    作者:齊云軻
                    國人一直將隋煬帝楊廣視為暴君的典型,但他雖然暴虐,在位時期也干過正事;今天要說的燕山君,雖被人視為朝鮮版的隋煬帝,但是其不堪程度,比起楊廣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天生貴胄,其母不堪
                    明朝成化十二年(1476年)十一月初七日,朝鮮王朝的國王成宗李娎的第二個兒子出生,后取名李?。因為成宗的長子李孝信于此前一年出生后只活了五個月便夭折,所以李?實際上等同于成宗的長子,加之其母是王妃尹氏(史稱廢妃尹氏),所以他是嫡子,且是實際上的嫡長子。
                    作為嫡長子,李?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天生就是繼承王位、成為一國之主的好命。
                    但是,兒子好命娘的命運卻不好。王妃尹氏因為生下兒子,得以母憑子貴,自以為立下了不世之功,對朝鮮王朝來說算是做了大功德了,內心極度地虛榮與傲慢。或許她對于任何人都可以傲慢無禮,唯獨不該對自己的婆母昭惠王后不給予起碼的尊重,引起了眾人的不滿。
                    尹氏生性嫉妒心強,容不得成宗對其他女人好。這在封建社會的后宮里是大忌。朝鮮成宗,作為一國之主,妃嬪眾多,作為其中之一的尹氏,卻受不了丈夫寵愛別人,這怎么能行?須知,你的丈夫也是別的妃嬪的丈夫,你們是共同擁有一個丈夫,這個丈夫不是你自己的,所以得學會“資源共享”,想要獨自擁有,那就不要踏進帝王家的門檻。進了帝王家,就得學會與他人“共享”一個丈夫
                    尹氏最看不慣的女人是鄭昭容,偏偏成宗喜歡,而且相比較而言,對鄭昭容的喜歡和寵愛,似乎比對她還多一些。她想除掉這個眼中釘、肉中刺,先是用了巫蠱之術,企圖利用詛咒的方式讓鄭昭容慢慢地死去,死得悄無聲息,引不起任何人的懷疑。可是,這一招卻不濟事,過去好久了,鄭昭容還是活得好好的,且沒有要病或要死的跡象。
                    王妃尹氏等不及了,她要用見效快的方式讓這個情敵立刻馬上分分鐘死去,消失在她面前。什么東西能讓人死得快呢?那還用問嗎,毒藥唄。尹氏就背地了為鄭昭容準備了砒霜,可惜的是,她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就被丈夫成宗給發現了。
                    成宗本來對這個嫉妒心強的王妃就沒有多少好感,現在她居然想要自己心愛女人的命,一下子惱怒起來,要廢掉尹氏的王妃之位。但是,不少大臣明確表示反對,因為李?還小,現在廢掉其生母,不利于他的成長。可是,成宗卻實在是不想再見這個令他看一眼就氣不打一處來的女人了,要將其降為嬪,然后移居慈壽宮,但又遭到了重臣任士洪等人的反對,也只能再緩緩了。
                    尹氏被廢一事兒雖然受阻,但是傳到尹氏耳朵里可不得了。丈夫居然為了鄭昭容要廢自己,尹氏如何能忍?她直接找丈夫理論去了,丈夫也一肚子氣,倆人一見面,都氣沖沖的,自然難以說和。尹氏作為一個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將成宗給氣毀了,扭頭就走,心想:這樣的潑婦,簡直是不可理喻。
                    但是,尹氏見丈夫走了,以為他是理屈詞窮了才走的,追上去攔住不讓走。成宗見其阻攔自己,氣憤起來,一把將其推到一邊。尹氏摔倒了,一躍而起與成宗打起來了,廝打之間,將丈夫的臉給破了相。
                    這回,成宗可有理由廢掉王妃了。他直接去找老媽,昭惠王后見兒子臉破相了,又心疼又氣憤,支持兒子廢掉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兒媳婦。擁護王妃的幾個大臣見此,忙去救火,希望大王和大妃昭惠王后都能消消氣。
                    礙于眾臣面子,成宗派人去看看尹氏是否有悔改之意,不料去的人回來報告說,尹氏不僅不悔改,還日夜詛咒王室。于是,堵住了眾臣悠悠之口后,成宗在成化十五年(1479)六月廢掉了尹氏的王妃之位,史稱這位被廢掉的王妃為廢妃尹氏;同時,成宗又宣布升淑儀尹氏為王妃,這位尹氏史稱貞顯王后。成宗認為廢妃尹氏不死,萬一哪一天自己先走了,李?繼位,她還會張狂禍亂國家,于是在三年后賜死了她,解決了后顧之憂。
                    母親雖被廢殺,但并未影響到李?的成長,他被貞顯王后收養,從此以后一直以為這位王后才是自己的母親,已經被賜死的母親逐漸從他的記憶里模糊了。
                    二、暴君之路,天怒人怨
                    李?慢慢地長大,被立為王世子,確立了王位繼承人的資格。弘治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1495年1月20日),他的父王朝鮮成宗崩薨,享年三十八歲。五天以后,臘月二十九日,在這辭舊迎新的時刻,李?繼位,成為了朝鮮王朝第十代君主,史稱燕山君。
                    明王朝遣使于弘治八年(1495年)六月初三日到達朝鮮,正式冊封李?為朝鮮國王。
                    李?初立,出臺了一些體恤民生的善政,使舉國上下民心大悅,相信他會是一位明君賢主。但是,國人逐漸發現,他們的眼瞎了。
                    李?最喜歡的是玩樂,討厭學問,認為祭祀孔子、培養學士、辦學校、建工程等等,純粹是浪費錢的事兒,倒不如自己喝喝小酒四處閑逛一番。他下令將成均館里的孔子牌位撤掉,哪遠扔哪去。
                    當時的朝中大臣主要有兩派,一是勛舊派,均為國家勛臣之后,世世代代為官,占據著國家的權力和優勢資源,二是士林派,代表著新興的中小地主階級利益。兩派相互爭斗、勢力此消彼長,在成宗在位時處理得比較好,基本上平衡了雙方勢力。但是,燕山君李?繼位后,沒有其父的手段,致使兩派斗爭白熱化,政局不穩。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勛舊派抓住士林派小辮子時,趁機出手,處死了一部分、流放了一部分,還將他們已死的精神領袖金宗直掘墳斬頭,史稱“戊午士禍”。
                    后來,李?知道了自己的親生母親廢妃尹氏的事兒,痛哭流涕,不顧眾人反對,堅持將生母追封為齊獻王后,并按照王后之禮改葬,建立專供祭祀母親的懷廟。在任士洪等人的慫恿下,燕山君以為母親的死是鄭昭容、嚴淑儀等人合謀害死,下令將這兩個父親的妃嬪抓起來,自己親自上去對之亂打亂罵。這還不解氣,他還讓鄭昭容的倆兒子、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暴打鄭昭容,倆弟弟不忍打親生母親,燕山君大怒:“你們不舍得打,我來幫你們!”說著,他揮劍接連刺死了鄭昭容和嚴淑儀。
                    見倆弟弟想哭,燕山君威脅道:“敢哭的話,為兄成全你們,讓你們追隨她們去。”二個弟弟只好含淚吞聲。
                    之后,瘋狂的燕山君執刃又去找養大自己的貞顯王后,來到殿前,厲聲大吼:“快給我出來!”貞顯王后聞訊不敢出來,怕已經殺紅了眼的這個養子要了自己的老命,她還算有心眼,知道現在唯一能止住養子亂來的只有兒媳慎氏,便讓人去找來。
                    慎氏王妃趕緊奔過來,攔住了丈夫。
                    可是,那邊慎氏一走,李?又跑到了奶奶昭惠王后的寢殿前大吼,質問奶奶為何要殺自己的母親。見奶奶不露頭,李?罵罵咧咧起來,絲毫不顧忌自己一國之主的身份和封建社會最注重的倫理綱常。
                    回過頭來,李?下令將鄭昭容、嚴淑儀二人碎尸萬段,再用鹽腌制后,丟棄到山溝里喂野獸。對于當年支持廢自己母親王妃之位的大臣們,活著的處死,已經死去的被開棺戮尸,曾在“戊午士禍”中受罰的官員被再次加刑,史稱“甲子士禍”。
                    李?盡管殘暴,但對女色異常沉迷,對喜歡的美女十分溫柔,賞錢賞物,其親屬還可以加官進爵。不過,李?口味重,不喜歡什么大家閨秀,也不喜歡小家碧玉,只喜歡娼妓。他要求各地定期為其選送美艷的娼妓到王宮,表現好的官吏可以越級提拔,不好好干這項工作的會被嚴懲。在所有的娼妓中,李?最愛的是張綠水,為其大興土木,建造離宮別館。為了找到更多的絕色佳人,李?嫌棄各地官吏工作效率低下,派出了許多所謂的“采紅使”、“采青使”下去為之搜求。這些所謂的使者,動輒拿出欽差大臣的派頭,在地方上壞事做盡、胡作非為,弄得民怨沸騰、怨聲載道。
                    月山大君李婷的妻子樸氏,按輩分算,是李?的伯母。因為她長得俊美,李?遂以自己的世子年紀小需要婦女照顧的理由,召守寡的伯母入宮。伯母入宮后,他卻強行非禮,受辱后的伯母自殺而死。
                    時人用朝鮮諺文寫作有關燕山君暴政的文章貼在大道兩側,使其得知后大怒,下令徹查,抓捕并殺害了許多知識分子,甚至下令禁止舉國上下學習諺文。
                    三、政變被廢,自掘墳墓
                    李?的所作所為,在朝鮮國內惹得天怒人怨。
                    月山大君李婷的妻子樸氏之弟樸元宗為給姐姐報仇,與朝臣成希顏等人合謀,準備推翻李?,改立貞顯王后所生的晉城大君李懌繼位。此時,深受李?器重的將軍辛允武眼見著國事日非,遲早國內要爆發一場變亂,自己作為國王器重的人,到時候肯定會被反對國王的人給清除掉。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主動尋找反對國王的人去合作,或許“將功補過”才能救自己和家人。于是,他找到了樸元宗等人,發誓一起舉大事
                    后來,反對李?的人越來越多,朝臣柳順汀、柳子光等人也入伙了,他們集中在樸元宗等人周圍,發展成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集團。樸元宗認為,現在燕山君的死黨骨干是任士洪和慎守勤,必須除掉。任士洪是勛臣派元老,借助李?的手沒少害人,罪大惡極;慎守勤是燕山君的大舅子,還是晉城大君李懌的岳父,雖然除掉他李懌不會同意,但是不除掉他,政變難以實施,何況他民怨較大。
                    正德元年(1506)九月初一,樸元宗、柳子光分頭帶人去任士洪、慎守勤的家里,幾乎同時殺死了這倆燕山君李?的死黨。同時,樸元宗派遣爭取到的軍隊將李懌保護起來,提前告知他政變的目的是改立他為國王,取得他的信任。而后,政變軍隊夜里進宮,包圍了國王李?所在的昌德宮,逼迫其交出了國王金印。
                    天亮后,樸元宗、柳順汀等人去拜見貞顯王后,歷數李?繼位后的罪過,請她以大局為重,廢掉李?,改立李懌為國王。李?雖是貞顯王后養大的,卻對她沒有基本的尊重,繼位后胡作非為,致使國家到了危亡的緊要關頭,廢掉他是民心所向;李懌是貞顯王后的親生兒子,改立他為國王,于公于私,說貞顯王后皆無反對之理。但最初,貞顯王后是傾向于改立李?的世子繼位的,畢竟這個孩子才更有資格繼位,只是遭到了眾臣的反對才罷。
                    就這樣,九月初二,朝鮮國王李?被廢棄,貶為燕山君,改立李懌為國王,是為朝鮮中宗。這一政變被稱為“中宗反正”,可見頗得人心;又因為這一年是農歷丙寅年,又稱“丙寅政變”。
                    燕山君李?被逐出京城,到喬桐島去了。他的王妃慎氏被趕回私第,兒子們也被貶到各地,不讓留在京城,有的在地方上被處死。深受燕山君寵愛的娼妓張綠水等人則直接被下令誅殺。
                    燕山君在喬桐島兩個月后,十一月初六日染瘟疫而死,臨終前留下遺言,想見自己的妻子慎氏,許是有些悔恨自己的所作所為了,但是為時已晚。他不僅拖累了江山社稷,也使自己落得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著實可悲可嘆!可這一切,又能怪誰呢?
                    回顧燕山君的一生,他十九歲繼位,正是年輕有為的時候,加之父王成宗為其留下的是一個安穩且興盛的國家,若是勤勉治國、勵精圖治,做一代明君并不難,即使做一個合格的守成之君,也必能千古流芳;他偏偏倒行逆施,肆無忌憚地禍亂國家,才有了如此悲哀的結局,又怎怨得了別人?自作孽不可活,自作自受。可惜的倒是那些被他害死的無辜之人,失去了性命,無論如何也彌補不回了。
                    【作者簡介】齊云軻,男,教育工作者。2007年以來,陸續在各級各類媒體發表作品100余萬字。河南省作協會員、汝南縣作協副主席。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