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2022-06-16  她刊   |  轉藏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最近這個月,可以被稱作“甄嬛月”了。

                    先是《甄嬛傳》的制片方表示,開播11年,《甄嬛傳》每年帶來的收益還有上千萬。

                    堪稱養老保險。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接著,被一部劇保了一生富貴的樂視連夜出來謝謝甄嬛,并表示自己還沒倒閉。

                    還有各種甄學家密集整活,玩梗考古,二創出圈。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前幾天的農歷四月十七,全網還一起慶祝了甄嬛的316歲生日。

                    熱搜霸屏,全民復古。

                    巧的是,最近另一部宮斗神劇《金枝欲孽》也有水花。

                    作為初代后宮狠人代表,鄧萃雯在接受采訪時卻說自己不喜歡宮斗劇:

                    “宮廷是沒有愛的,所以才要斗要攀比。”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一句話揭開了后宮女性華服珠翠下的貧乏和身不由己。

                    這其實說的也是《甄嬛傳》。

                    這十多年來,只要說到《甄嬛傳》,必有人提《金枝欲孽》。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一個被奉作精致華麗又環環相扣的宮斗巔峰,另一個也被尊為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的宮斗鼻祖。

                    它們的不同之處也很明顯——

                    《甄嬛傳》說一個女性踏著一眾女性的枯骨,可以站上權力之巔。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金枝欲孽》則講一眾蔑視皇權的女性,為自由勇敢叛逃。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在她姐心里,二者沒有絕對的高下,反而認為這看似迥異的兩部劇,本質上都講了同一個核心:

                    在吃人的后宮之中,一個個鮮活而有情有義的女性,被當作工具和犧牲品。

                    受制于人,求愛不得,走向虛無。

                    它們都講人性的泯滅與持守、蛻變與覺醒,以及那些至今仍有回響的女性宿命。

                    而這也是這兩部神劇歷經一二十年,依然長盛不衰的活力所在。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女性的同一種命運

                    《金枝欲孽》的戲臺由四個女人搭起,《甄嬛傳》更是一出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大群像戲。

                    但這一群出身、性格各不相同的女性,卻在宮廷之中,經歷著同一種命運——

                    走向幻滅和衰敗。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她們帶著情愛的憧憬而來,最后也都在帝王家直面情愛的破碎。

                    《甄嬛傳》的片頭唱情關難過:

                    天機算不盡 交織悲與歡

                    古今癡男女 誰能過情關

                    《金枝》的主題曲講愛的凄苦:

                    夢半醒 我方知這樣寒冷

                    何謂愛 無非凄風苦雨間

                    紫禁城里付出的真心,從來沒有好下場,每個女人求愛都求來一場空。

                    后宮一枝獨秀的甄嬛,敵不過“莞莞類卿”,她從未真正擁有過皇帝的愛,只是白月光的一個替身。

                    一次次的失寵、復寵,博弈、猜疑,打碎了倚梅園雪夜里的祈愿,白首不相離不過是一番癡心,所謂的愛,并不專屬于任何人。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宜修和華妃也都對皇帝一片癡情。

                    最后,一個得來厭煩至極的“死生不復相見”,一個直到歡宜香的秘密被揭破之前,還相信皇帝對她同樣真心。

                    深宮葬送女性的情愛,甚至葬送她們對情愛的期待。

                    《金枝欲孽》亦是如此。

                    唯一愛著皇帝的皇后,被嫌棄,被無視。

                    如玥和爾淳,都是三角戀里的第三人,愛而不得。

                    和孔武兩情相悅的安茜,死在了出宮的路上;玉瑩和孫白飏一起葬身火海。

                    有情人生離死別,癡女求來一場虛妄,才是后宮女人爭寵的殘酷真相。

                    鄧萃雯說“宮廷沒有愛,才要斗,才要攀比”,沒有愛,一切就可以拿來算計、圖謀。

                    為了家族,也為了孩子。

                    女人們走進皇宮時,大多背負著家族的使命,同時,她們也都受家族所累。

                    就像沈眉莊說:“咱們這些人哪有為自己活著的,父母兄弟,親族門楣,無一不是牽掛拖累。”

                    太后對宜修說得最多的話,是保全烏拉那拉氏滿門的榮耀。

                    甄嬛為了流放的家人,甘愿選擇再入皇宮。

                    華妃既享受了年家女兒的榮寵,又因為姓年而被枕邊人算計。

                    玉瑩只有在宮里站穩腳跟,成為寵妃,她做小妾的娘在老家才有好日子過。

                    女性的個人命運捆綁在家人身上,在深宮之中,她們也擺不脫千里之外的家族幽靈。

                    家族之外,求子是后宮女人的另一個重要課題,畢竟孩子比虛無縹緲的帝王之愛靠譜得多。

                    所以宮里的女人,要么在懷自己的孕,要么在打別人的胎。

                    因為懷不了孕,有人可以放下囂張的面具,露出難得的脆弱和悲傷,比如華妃。

                    也有人可以放下人性,祭出麝香,比如安陵容、祺貴人、宜修組成的安祺拉打胎小分隊。

                    甄嬛一步步成功上位,離不開爭氣的子宮,和后宮孩子資源的再分配。

                    和華妃同樣跋扈的如玥,地位再穩,還是求子心切。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后宮里的懷孕、流產,直接關聯著寵妃變棄妃,或是棄妃東山再起。

                    孩子即籌碼,女性的宮中際遇,跟子宮息息相關。

                    由此,稀缺的情愛,泛濫的欲望,與子嗣、家族背后的利益,交織出深宮女性的同一種命運。

                    沒有止盡的算計,不計代價的謀奪,人人受害,人人害人。

                    她們拿愛、良知,甚至人命去換想要的東西,也成為別人謀利的工具和傀儡。

                    四面紅墻之內,高高在上的皇帝掌握著生殺予奪的大權,身不由己的女性只能被擺布,被吞噬。

                    她們得到了前呼后擁的錦衣玉食,卻也失去了自我和自由。

                    來自五湖四海的女性,被吃人的后宮同化成同一張臉。

                    即便她們也曾是天真的少女,也曾有過善良和真心。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金枝欲孽》講崩散后的逃離,《甄嬛傳》講遇神殺神的升級,看似給了女性不一樣的結局,可本質上并無不同。

                    逃離的人要重建破敗的人生,笑到最后的人,想要的始終都沒有得到。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女性爭權奪利,互相戕害,最終都走向同一片虛無,那里有越不過去的皇權和父權,也有早已模糊的自我。

                    無論是身居高位,還是倉皇出逃,最后都是無人生還。

                    紫禁城里,沒有人是贏家。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女性的同一種選擇

                    宮斗,講的都是鮮活女性的泯滅與沉淪。

                    姐妹為情為利,反目成仇,下位者戰戰兢兢,上位者何嘗不是如履薄冰。

                    “白首不相離”只是一片癡心,“逆風如解意”也是妄念。

                    除了迎難而斗,后宮沒有退路,得到即是失去。

                    但除了講女性的悲涼之外,《金枝欲孽》和《甄嬛傳》還共有一個溫情之處。

                    它們都講女性在宿命的掙扎中沒有退路時,還能在有限的空間里覺醒,保有對愛和自由的信念,互相扶持,彼此成全。

                    這也是殘酷里為數不多的閃光之處。

                    即便甄嬛已經被皇帝傷得體無完膚,也依然會告訴浣碧,夫妻之間最要緊的是真心。

                    沈眉莊的心死之后,還能重新燃起火焰,義無反顧地和溫實初奔赴一場注定艱辛的愛情。

                    玉瑩一邊說著自己在爭斗中已經沒有了良心,一邊卻又甘愿和心愛之人一起在大火中赴死。

                    宮墻冰冷,她們留存著最后的一點暖,要愛,相信真心。

                    相比于純粹的圣母般的善,復雜搖擺后的選擇,更為動人。

                    而更難得的是,女性在猜忌里,還能始終不忘互相成全。

                    比如成全姐妹間的情誼。

                    安陵容的背叛有多可恨,沈眉莊的不離不棄就有多可貴。

                    眉莊和甄嬛一起入宮,友情沒有因為同為妃嬪而變質,一人受寵,另一人絕不嫉恨,往往還低處有照拂,高處有體恤。

                    正是這份扶持,讓兩人相伴著度過了深宮的寂寂歲月,打破了姐妹必成仇的詛咒。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而爾淳對玉瑩的成全,葉瀾依對甄嬛的成全,則是女性對女性愛情的成全。

                    爾淳和玉瑩斗到水火不容,但最后還是想帶她一起出宮,希望她能和孫白飏白頭到老。

                    葉瀾依這樣桀驁的人,知道甄嬛是自己的情敵,也一次次幫她逃出險境,這里面有對允禮的愛,更有一些后宮女性之間的理解。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還有一種更溫暖的成全,是成全她的余生。

                    甄嬛讓妹妹玉嬈嫁得意中人,也讓浣碧嫁給了傾慕已久的允禮。

                    她讓她們實現自己再也實現不了的心愿,代自己去看宮墻外廣闊的天地,和所愛之人度過余生。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這和《金枝欲孽》的結局異曲同工。

                    如玥和安茜為了成全爾淳,一個留在宮中,一個付出了生命。

                    她們都想逃出去,哪怕最后只有一個人能成功,那就是所有人的成功。

                    “如玥沒做到的,我希望我能做到,我沒能做到的,希望你能做到”,是女性念想的傳遞。

                    安茜的故鄉和親人,成了爾淳的故鄉和親人,她們將在生死相隔后,共享同一種自由燦爛的人生。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玉嬈、浣碧背負著甄嬛未遂的心愿,爾淳也背負著如玥、安茜的期待。

                    她們都要成全對方,去替自己過另一種開闊天空的生活。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這種“girls help girls”的敘事,不是現代女性高呼的獨立清醒,而是古代女性物傷其類后的互助。

                    是“既然我無法擁有了,你能擁有也是好的”。

                    她們越不過皇權、父權的高峰,但好在有女性間純粹的互相憐惜和扶持,有同類在低處的體察和關懷。

                    支撐著她們在復雜中保有善念,在沉淪中不斷覺醒,要逃離,要自由,去過本該更多彩的一生。

                    所以,后宮不至于完全泯滅了她們的良知,溫情之下,留下了冤魂和仇恨里最后一片精神凈土。

                    宮斗之外的現實回響

                    《甄嬛傳》和《金枝欲孽》如一朵雙生花。

                    共同訴說了封建社會女性悲涼的境遇,被動的命運,以及她們又癡又醒的復雜人性。

                    宮斗其實已經離我們的生活太遙遠,但我們也看到,這兩部神作在不斷被賦予新的時代語義,煥發新的活力。

                    它們永遠可以用最時髦的方式,讓沉入歷史的宮廷故事,在現實中持續回響。

                    比如滴血驗親的名場面可以契合當下的測核酸。

                    安陵容入選的畫面,可以是考研考公上岸的許愿池。

                    圖源:豆瓣

                    表情包更是永不過時的文化符號。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劇中的人物和情節在這十多年間的現實中反復重現,衍生出了一種奇妙的共同記憶。

                    因為它們本就是現實的。

                    二者都披著宮斗的外衣,講述現實生活里癡男怨女的生活。

                    鄭曉龍想傳達給觀眾的是:

                    “后宮作為一個特殊世態的縮影,聚斂了整個塵世的浮華和欲望以及無奈,而此間冷暖也只有生活其中的人自知自識。”

                    《金枝欲孽》的故事,更是脫胎于當年報紙上時事、家庭、婚姻、女性問題的新聞。

                    導演戚其義也說:

                    “我們只不過將這些化成一個以紫禁城為歷史背景的戲,帶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

                    于是,夫妻、姐妹的關系,家庭、職場的經營,我們都能在劇中解讀出同步當下的含義。

                    一次次把已經作古的故事,和正在發生的現實相連。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古代的故事,映照著如今我們身邊的世相。

                    跟著變化的時代脈搏一起跳動的作品,才如此經久不衰。

                    同時,它們也映照著當下女性的際遇的起伏。

                    身為女性,大概都能在劇中看到某些階段的自己。

                    因為它們講后宮的女性命運,更講那時全體女性的命運,也一筆筆勾勒著你我的身影。

                    深宮中女性的掙扎、迷失、醒悟、出走,何嘗不是你我在浮世中困頓著前行的投射。

                    以前我們恨安陵容的刻毒,現在也理解她也有她的自卑和無奈。

                    以前覺得如玥、華妃的霸氣側漏看得人爽快,但現在明白她們也是困于后宮的可憐人。

                    這里沒有純粹的善與惡,各有各的艱難和幽暗,她們不過是如你我一樣,沉溺于七情六欲的濁骨凡胎。

                    好在女性還能覺醒,能抗爭。

                    看透了“君恩不過如是”的眉莊,可以為自己痛快活一場。

                    安茜永遠在鼓勵爾淳走出深宮的迷霧,找到迷失的自己,當一個人成為了自己,男人和情愛都已不再重要。

                    都11年了,原來《甄嬛傳》沒過氣全靠她?

                    這樣的女性自救與互助,也是當下眾多女性在走的一條路。

                    《甄嬛傳》《金枝欲孽》感動過我們的,從來不止精巧的步步為營,閃現的純粹赤誠。

                    更多的,是我們所共情的那脆弱又強大的女性命運。

                    這兩部神劇,已經成為一種成長印記,隨著年齡增長,不斷豐富出新的血肉。

                    也愿所有女性,都能在更文明自由的當下,撥開迷霧,看看太陽,為自己活一趟。她刊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A片免费播放高清无打码